從前,有很多人在幼稚園時填寫「我的志願」的時候都會選擇「警察」這一職業,但當我們生於世上有十多年,就開始不會認為警察是我們嚮往的終身職業,甚至開始對之鄙視。以前的重案組是專門處理香江大盜,連環殺人犯等重犯,如今竟然變成專門對付示威者的部門,可能連他們自己都感到悲哀。他們有抱怨,有悲慟,但最終都是承受了。開始接受示威者是他們的頭號敵人,認為自己部門如今的「降格」都是歸因實在太多示威者去破壞社會秩序,把昔日的極級重犯與示威者劃上等號。在大型群眾活動中,眼見黑社會對著示威者拳打腳踢都只能裝作看不見,記得之前還因某某販毒而拚命追緝,如今在某個集會中兩者共同合作「辦大事」,由昔日死敵化為親密戰友,得此淪落責無旁貸。

有人認為警察都是「打份工」,但「打份工」不是大晒的,就如裁判官沈智慧所說:「警察唔係免費服務社會㗎!They are well paid for it!」,不要以為作為警察去維持秩序高尚得神聖不可侵犯,你們是有工資去作報酬,當然報酬不是代表一切,但至少社會無一個人是欠了你。每個人生於社會,都要為自己生計而去辛勞工作,但不是為了生計就可以肆無忌憚,上司叫你做甚麼就做甚麼。不要再說甚麼「身在曹營身在漢」,你可以辭職但你沒有選擇,而你選擇向著示威者倒戈相向是鐵一般的事實,無可狡辯。

即使示威者被警方作出多少無理打壓,都依然會走出來說「警察是對面的朋友」,但你有冇問過警察?警察唔係咁諗喎。退休或休班警員會走去為親共勢力站台,老一輩的甚至是當中的骨幹成員。在自己內部群組惡言相向,「一個都唔好比佢走」,「可以再打大力D」等等支持拘捕或粗暴對待示威者的言論婁看不少,如今更有人開始渴望解放軍出手幫助,當他們是救世主一樣,口裡說要維持秩序但心裡一直期望解放軍來毀滅香港的秩序。

每個職業都值得遵重,但職業是死的,業界人士是生的。一個職業在往後日子會否依舊被人遵重,全是當中從事者的造化。從前香港警察被認為是人民的公僕,雖不見得人人垂青但也有人衷景著;如今香港警察自甘墮落成為政府的私人軍隊,變得人人唾罵。「警察」自身的尊嚴榮譽從來無人前去剝奪,而是你們警察自己去捨棄,甘於成為國家機器,為多分臭錢去殘存。

作者: Werner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