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晚,天氣清爽,本應是讓人休息的舒適天氣。可是在政府總部的數萬名市民,額頭滴著的是汗、眼裡流著的是淚、心裡流著的是血。他們不眠不休,為著香港人未來的自由及權利而喊著最後的一口氣。除了學生之外,教師、記者、父母甚至是隻身前來的老伯,所有平日意見不盡相同的人仕,今天都為著同一個目標而來。沒人希望受傷,沒人希望被捕,但不在政府總部集會的話,我們市民的聲音只會一次又一次的被漠視。

  有看新聞報道的(麻煩要了解真相請別看TVB。經過挑選的畫面,警方拖行學生都變成救助了。)、有看報紙的、有留意高登的、有在FACEBOOK緊貼著即時發展的,都知道在場的人仕一次又一次的被警方用過份的武力對待。難為警方的發言人還厚著面皮說出「警方已經非常克制」這句說話。要是克制是代表對著示威者眼睛使用胡椒噴霧、代表把沒有任何武器的學生粗暴的扔到一旁(真的是扔出去)、代表沒反抗的學生打到頭破血流,那長毛在立法會的舉動何來半點不雅?警察是在執行職務我明白;要他們調換槍頭更是天方夜譚。但身在最前線的你們,同為居住在香港的你們,我們市民所爭取的,你們也可以從中得益。你可以不站出來加入遊行,你怕不服從命令會失去「優差」,那胡椒噴霧要噴的話就一定要往學生的臉上噴嗎?用得著數名壯漢用盡全力去壓倒一名你們口中乳臭未乾的小子嗎?遊行的人有的裝備只是膠袋、毛巾、水和食物,你們警察有的可是盾牌、警棍、胡椒噴霧和橡膠子彈。要是市民存心要把遊行暴力化的話,會連一把有點點殺傷力的用具都沒有嗎?口講著克制的警方,你們配備的裝備又怎樣跟和平二字拉上關係?

看看我們偉大的特首,連今天的公開活動都取消出席,今早乘車外出時也絲毫沒有要聽取學生說話的意欲。競選時不是最喜歡落區聽取民意的嗎?現在民怨大得要拼死在你工作的門前叫喊了,你還有出來聽民意的勇氣嗎?強調有商有量的高官們,連出來商討都不願意了,那我們要怎樣量?所謂的聽取民意就是動員大量警察架著盾牌對著市民隨時武力清場嗎?這算什麼特區政府?我們還是你的人民嗎?即使是疑犯你們警察也知道要定罪先找證據,現在在我們還沒做出什麼之前就先解加罪名到我們身上?香港何時像中國一樣要自行證明自己無罪?要說市民襲警?你懂自衛還擊嗎?一群架著盾牌警棍還有胡椒噴霧的怪物向自己衝來了,我們是要張開雙手隨便讓胡椒噴霧灑到身上,讓亂棍給無罪的市民被警方打死嗎?還有偷混進示威民眾當中生事好讓同袍有藉口把其它無辜的人都拉到警局去,這樣的行為是那一門的正義?

俗語有說「趕狗入窮巷」,香港人本來就是最怕生事的一群人,但現在警方的做法無疑是要把所有香港還有良知的市民都迫到忍無可忍為止。就算是中共的精神領袖毛澤東也說過「凡是鎮壓學生運動的人,都沒有好下場。」當連社會未來棟樑你都視之為敵人的時候,還怎要我們香港人相信政府真的會把未來決定權交到港人手上?在現今政府管治下,我們只餘下對未來的一絲希望,要是你連這希望都要扼殺的話,我們只有抗爭革命一途。到時候別再說我們非和平不理性,把我們弄得發瘋的,正正是你們這班毫無良知的高官及警察。

在此,對所有參與示威的人仕表示感謝及支持。
請轉載到自己的FACEBOOK上,讓更多的人知道事件的嚴重性。

封面圖片來自: 毛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