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第一次投稿。
我投稿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希望沈睡的香港人可以有些知覺。我不寄望你們看過我這篇文章後便會醒覺(若你們看過後真的有了強大意識,站出來了,我會感到興幸。)我只是想你們看過後會有點反思,了解自己在一個如何不公義的社會,了解自己在一個水深火熱的環境,同時了解學生們不是on9 的。

我真的感到憤怒與慚愧。憤怒的是香港警察竟然可以如此對待手無寸鐵的學生;慚愧的是因為家人,我不可到金鐘支援。雖然我只可留在家中,但我仍不斷的whatsapp在金鐘的朋友們,為他們打氣。同時地,我也寫下這篇文章,願沈睡的香港人又好、不太了解what’s going around 的人會有些反思!(很抱歉,我的文筆不是太好,可能有語病/用字不當,真的很抱歉!)

但願那些用旁觀者角度,質疑運動成效,認為運動無用的人們需了解到:我們每人都有想過「罷課」的「成效」。 我也曾想過,不斷去質疑反問,但我去了19/9港大罷課宣誓活動後,便知到站出來的必要性。 學聯秘書長周永康說: 「今天,你們有機會站出來都不站出來,只是忽視,認為與自己無關 ;又或者以旁觀者身份去看事情 ,認為運動不可成功。你們仍可以繼續做,但有兩樣你們一定要明白:
一、這個罷課只是開始,往後運動會升級。
筆者回應:
其實在這個運動中, 我們都知道不會一時三刻改變香港政治制度, 但我們知道一定要做, 因為若果現在我們不爭取, 何時爭取?誰知道他日上街自由還有沒有?(如: 今次政府用沒有地方/有活動 去嘗試阻止人民在添馬公園集會)若果你的邏輯思維是想著「做完一定有回報」, 那麼你就傾向了means end── 著重效果/後果。這個運動最大的目的是想喚醒更多香港人, 了解自己在水深火熱狀況。 難道港鐵小狗事件/不斷加價,但服務質素卻不斷倒退、東北吳亮星的議會暴力、人大落閘不令你生氣嗎?

二你可以不參與運動, 但你應該尊重參與運動, 什至用公命抗命跟政府對抗的人民學生們。
筆者回應:
這個是有很大的警惕性。出了來的人民都是為了民主或者是投票權利,而走出來為我們/下一代,或不說得這麼偉大了,為自己爭取的 。 至少他們做了一些自己認為是對的, 而有堅持的事,追求自己想要的真理。我們應該尊重而不是說沒用沒用或是對住螢幕不斷責罵。因為都說了若果此刻不做,何時做?你肯定將來仍有嗎?加上, 若果永不站出來,那麼我們永沒有開始,永沒有過程,更莫說是結果。 一個人或會認為自己力量不算是什麼,太少而該如何對抗?但若果我們可以勇敢地加入/為他們打氣,我們便會感受到群眾的力量、渴望及共同理想。而當我們每個人在運動中/叫醒多一、兩個人。那麼,整個運動就會大很多。沙可以好散、但一粒一粒的沙堆砌著一起,其實可成偉大城堡。

以下是筆者對警察的感法:
若果你們是有良知的,你們就應該辭職。你們為何要淪為政治工具?你們不懂思考嗎?難道你們看見學生對真理追求、學生的團結、學生的手無寸鐵、卻受到你們用胡椒噴霧、警棍傷害,你們不感到羞恥,甚至連一些慚愧也沒有嗎?為什麼要成為人民的敵人?警察不是為人民服務的嗎?為何現在淪為政府的機械人?請醒覺吧!不要再用打份工去reason/rationalize 現時你們的行動了!若一份工令人成為了魔鬼,沒了良心的話,這份工不做也罷!若你們因良知而集體辭職,你們的行動必會為現況帶來改變,我不可告訴你改變的程度有多大,但我卻知道是一個正面的改變,對人民也好、自己也好。

麗詩 香港大學文學院一年級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