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 (編按: 26/9/2014),一群學生爬過高高的鐵欄,將屬於人民的公民廣場暫時奪回來,外圍有一群被警察隔開的群眾在聲援學生,而在今天凌晨至清早縱使港共公安不停向群眾進擊、主動使用暴力試圖清場,但根本打不走意志堅定的聲援群眾和在場學生,亦突顯港共政府利用制度暴力和國家機器去鎮壓人民的醜惡。雖然公民廣場內的群眾最終被警察清場,但是這群同學甚至外圍聲援的群眾整體仍是勇武的,而對於能力有限的筆者而言,看見他們如此勇武的抗爭,也不禁深感慚愧。但是,今晨很多不知就裡的人,繼續看完CCTVB如此維穩的新聞後一如既往指責學生為「暴民」、「被外國勢力煽動」,筆者只能說村民們繼續不願面對眼前的政治,關心先達iPhone的回收價多於自己的政治權利,村民們不爭取筆者也覺得算了,但是至少也不要指責幫你們爭取基本政治權利
人是「搞亂香港」,是不是有一天連Facebook也不能上,要用QQ或微博受到監控的時候,你們這群人才關心眼前的政治?

到底你們知不知道學生們在爭取什麼?學生們只是為大部份香港人爭取一個有平等提名權、平等參選權的行政長官普選,並不是現在政府不停洗腦的「一人一票選特首(但候選人是經過小圈子提名委員會篩選出來)」,就是不想好像林鄭月娥所說般「袋住先」。須知道「袋住先」的遺害是連筆者也無法想像的大:若然這個政改方案在立法會獲得通過,這個由以前小圈子特首選舉的選舉委員會過渡成為普選的提名委員會仍然是比例不變,繼續偏向權貴和親共人士,最後經提名委員會提名的候選人必然是100%愛國愛港但更愛共產黨的,即繼續是出現如689抑或是張融之流的候選人,然後就給香港人「一人一票選特首」,但是共產黨是完全可以控制得到的;最後選出來的特首必然是「不與中央政府對抗」,那這個人會做什麼呢?精彩了,他/她會狹民意以繼續
執行共產黨對香港的殖民計劃,每天繼續150個新移民來港以沖淡香港本來的人口結構,繼續逼香港人買又貴又骯髒的東江水,又繼續說「如果不是中央政府照顧你們,你們香港完蛋了」這般說話。然後只要他/她用「民意授權」這個理由,所有不公義的條例或法律就可以隨時推動,例如23條(不論是「國安法」那條還是網絡那個),到時香港人連僅有的自由都會失去。學生爭取的公民提名,只是每個人本來應該擁有的基本政治權利,任何人不應因其政治立場或其他不合理的因素而被剝奪提名權,這是放諸世界皆準的,本來這些應該由香港人站起來爭取的權利要由一群學生去幫你們爭取,已經是一件羞恥的事(或者社會上各人崗位不一樣,你不出來爭取但予以支持也是可以接受的),但是你們不爭取還要指責學生「暴力」(原來全部坐著和舉起雙手站著不
已經是「暴力」,有沒有辨別是非黑白之心?),還有些人居然支持公安出動防暴隊鎮壓示威者,那你們和689或者陳淨心有何分別?

另一方面,筆者之前的一篇文章也有說過,你們這群港豬以為政治(Politics)這回事真的距離你很遠嗎?政治本來就是眾人之事,你不找政治,政治都會找上你家門。為何去年初要不停向港共施壓,港共才修例限制每個人只能帶兩罐奶粉出境,這就是因為港共以「自由市場」為由縱容水貨走私客攜帶本港奶粉到大陸,結果本地媽媽不能買到奶粉所致的;為何自由行令本地人的生活百上加斤,不論從交通、樓價方面都影響到本地人生活,就是因為政府不肯取消「一簽多行」才令自由行無節制地佔據香港每個角落;港鐵為何可以每年不停加價但服務卻每況愈下,但是卻可以繼續營運鐵路,這也是因為政府是港鐵的大股東,但卻縱容港鐵每年利用「可加可減機制」加價,而且多次的故障頂多只是罰錢了事。這些事情都是生活上的政治,尤其是港共政府這個
不公義的政權每天都在製造不公義,所有香港人不想它做的事689全部都做了,村民們,若你們繼續當無事發生、繼續風花雪月,還要在背後拉後腿指責抗爭者是「暴民」,香港到今天也沒有真正的民主完全是咎由自取的,只因民主是要不斷的付出才可以爭取得到的。有一天,當你的自由被完全剝奪時,請不要問為甚麼!

總的來說,筆者還是想苦口婆心問一個問題:到底大多數政治冷感的香港人要忍受共產黨的惡行至何時,才會動起來面對眼前的政治呢?

文  : 維他命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