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九七前,香港巿民要遊行,從來不用申請甚麼「不反對通知書」。遊行本身就不是違反社會秩序的事情,反而是巿民對違反了巿民意願的當權者的一種警告,要政府留意,巿民對他們已有所不滿,不想被拉下台的話,便快點聽聽巿民的訴求,不要再誤以為今日仍是帝制年代,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官威,提醒他們是公僕,不是主子。

而,每個社會都有會其黑暗面,為了這個不得而的理由,基於對執法者的信任,人民給予了執法者一把既能傷人亦能傷己的利刄,《公安條例》便是其一。在九七前,公安條例「只會」用來對付三合會,令黑社會會員不能用「我們只是集合起來」作為理由,去為明顯是黑社會聚會事宜開脫,但絕不對用在普通巿民身上。

但九七後,一切都不同了。因為三合會掙到不少錢,有部份甚至能夠擠身上流社會,不少人對此不以為然,認為「有奶便是娘,有錢便是爹」,三合會成員的身份即使成為公開的秘密,因為牠們有錢,再不會有人用「公安條例」去整治牠們。現在不時有新聞說某三合會在酒家聚會,但報導性質都變成了 C1,為甚麼會這樣?

而九七後,管治權由英國移交至中共,很多大中華膠終日發著春秋大夢閉門造車,認為香港一個彈丸之地可以為中共這個超過十億人的國家帶來根本上的改變,卻不明白中共的政治的運作模式,往往在自己的大動脈被狠狠的劃了一刀才驚覺自己太膚淺。中共的管治口號很簡單,人民是無知的,等著共產主義去領導他們越高山過紅海,而黨領導持著偉大的理念,無私的心態,帶領人民往一個正確的方向,一切都是為了大局著想,一切都是為了整個國家,把個人放到最低,把國家捧得比天還高。所以,所有對黨,對領導的質疑,都是不能接納,都是無知的表現,都需要被批鬥,都需要改造和教育(勞改),為了大局,為了整體的進步,所有反對聲音是向前進步的敵人,都需要打壓下來。

還不明白?這根本只是中國運行了數千年的帝制的輪迴轉生,民甚麼主?還不只是帝制!在這個中共的帝制之下,分黨分派,甚至連太子黨都出現了,你還信任這個政權會為人民著想嗎?還是你在天真而被動的祈求會有明君出現?

而我們當權的那班天真大中華膠真的相信一國兩制,天真的把「公安條例」這把兩刄劍給了中共,卻眼巴巴的看著這個政權用我們給牠的劍,在我們下一代的喉頭上劃了一刀又一刀,還要大叫大家不要反抗……

中共的公安,惡名蜚聲國際,香港的警察很多都不喜歡巿民把他們和中共公安劃上等號。但你看看今天的警察,對手無寸鐵的學生狂噴胡椒噴霧,揮拳以對,這真的是我們所認識和信任的香港警察?

當警察決定把公安條例應用到一般巿民身上,「他們」已變成「牠們」,牠們只是中共強搶民脂民膏之後所圈養的一頭犬,牠們再沒資格自稱公僕,牠們與民為敵,已與中共的公安無異。

香港死了的,不止民主,還有警察。

現在的我們只擁有暴政與公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