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thosewerethedays.wordpress.com/

http://thosewerethedays.wordpress.com/

低門檻抗爭、社運變跟風,好不好?1964自由之夏 Mississippi Summer Project正式開展前,三百多名報名者被拘捕,令其餘準參加者猶疑是否應「縮沙」,最後有些人放棄了,另外一些人則選擇留下。

報名者得在報名表上填寫參與目的,這批明志書事後被學者拿去分析研究。你猜縮沙人士中,是在目的一欄上填「Fight for黑人平權」這類追求公義的大愛膠較多,還是填「希望認識更多同道人」這種為了私人目的的人較多?

都差不多。最少縮沙的組別,是「社交圈中較多平權鬥士」的社運膠。換言之,公義與私樂都無法讓人更願意參加社運,但Peer pressure做到了。

跟風沒甚麼可恥的,我是認真的。起碼這種不費力的東西營造出一種朋儕壓力。講好聽點就是關心社會的活躍氛圍。一個人無論點打得,也無法做到這點--咁Peer pressure by definiton係要好多人一齊落手做㗎嘛。

門檻效應(Foot In The Door Effect):如果你在要求對方做某事前,先讓對方答應你一個小要求(如借你一枝筆),對方往往更樂意答應你的要求。溫水煮蛙就是門檻效應的某種體現--雖然青蛙完全被動,但牠與被要求的人一樣,對逐步緩升的壓力不敏感。社運如是,七一遊行過的人,往往比沒遊行過的人更關注新聞,七一本身不能實現訴求,卻為許多港豬帶來門檻效應。

早前好多人恥笑Ice-bucket challenge淪為跟風遊戲,好多人連ALS係咩都唔知就走去玩。Anyway,不管當中有多少%的人真正知道何謂ALS,發起籌款組織的確收到暴增捐款。你話Ice-bucket challenge太多人跟風,未能達到令人關注ALS的目的,咁佢帶來的捐款又可否用於做實事呢?

投身社運的人不光得講理念--理念很重要,我當然知道--也應該把社運當一門生意,思考一下傳銷之道,而不是一味訴諸道德感召。


自由之夏那段的資料來源:<<為甚麼我們這樣生活,那樣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