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豬作為被人類圈養的物種,由出生開始就是為了死亡而長大;而學生只是在吸收知識及閱歷,準備日後在社會上工作養活自己。可能豬會乖乖等待死亡的那一刻,但學生是有獨立思考的個體,不是你隨便扔下一坨狗屎他也會接受的。

近日政府及多個親中團體都在恐嚇著支持及參與罷課的學生,在大圍站襲擊學生的那個六十歲老而不又是一個被中國洗腦的人。他們的「理據」都是警告著罷課是扼殺學生學習知識的機會,可是已經有不少老師表明願意提供額外補課或網上課堂等供罷課的學生學習。加上這一次的社會運動關符香港未來,亦會是通識未來重要的教材之一。學生們可以依自己的決定行事,理解到現今政府的無能,了解到中共出爾反爾的可怕,從而一盡自己的公民義務。可況在通識科剛成立之時,政府不是要學生多一點關心新聞時事嗎?要了解的最佳方法不就是身體力行嗎?

香港政府的高官們說學生幼稚而被利用,他們何嘗不是成為了中共下的走狗?學生罷課上街甘願冒著被捕的危險,為的是爭取香港民主公正的未來,香港政府盲目支持中共的普選門檻,為的只是他們現今的職位,方便像許仕仁曾蔭權般進行利益輸送獲取金錢。香港政府的公信力只能用名存實亡來形容,現在他們所說的每一句說話,市民都不能安心相信,因為他們的履歷表實在是太差了。政府都不能相信了,香港的市民不靠自己爭取,還能怎樣?

中國政府連自己北京上海等的市民都沒給予一絲自由,多年來都是一黨專政,每年又用上數千億元作維穩費用。怎能相信中共願意放手給我們這些手持回鄉證才能通關的「一國兩制」居民擁有真正的普選?再看看所謂擁有自治權的新疆,他們有過真正的自由嗎?那裡的人民經常與中共及警方的人衝突,而中共動不動就大舉派裝甲車及武警進行清場。這樣算是那一門的自治?只怕香港要是接受了中共的那一套普選方法,當你發現有問題而想再像今天一樣反抗的時候,裝甲車馬上就會駛到中環與各所大學大專去了。

題為編輯另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