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啦,我們好想去影子網絡!」

當Keniluck 的文章發布後,整個Reddit論壇的網民的反應,就好像大家一樣,所有人都瘋狂地討論起來。

他們第一條追問Keniluck的問題是:究竟Shadow Web是不是真的存在?畢竟,文章是發布在一個類似「創作台」或「吹水台」的地方,吹噓的人多的是。其中一批以一個叫Dumplingsforbreakfast的網民為首的群眾則認為Keniluck說錯了,他所說的網站其實是在Deep Web(深層網絡)。因為他們也有瀏覽過Deep Web,也是Deep Web的老手。他們說那裡也是藏匿很多可怕血腥的網站。以下是Dumplingsforbreakfast的其中一則留言:

…作為一個經常瀏覽Deep Web的人,我可以和大家擔保樓主所說的網站真的存在,但是那些網站應該是.onion而不是.shweb,而且不是叫「影子網絡」,是叫作「暗黑網絡」或「深層網絡」。我猜想他把名字改掉是因為避免大家和他犯同樣的錯誤。UKASH和Bitcoin(比特幣)都是暗黑網絡的常用貨幣。除此之外,樓主說那個「血腥真人Live Show」也應該真的存在。雖然我沒有去過,但以$500-$1000的價錢來買一條人命,在Deep Web是很常見的。那個女人應該是來自非洲或者印度。根據黑市的做法,如果一個女人不願意當性奴的話,那麼奴隸主就會把女人虐殺,拍成影片,再給其他試圖反抗的女人看,達到殺一儆百的效果。

雖然我不確定Keniluck的故事是不是真實,但它所說的事情有很多都是真實存在我們的世界。另外,我看到很多網民想知道進入暗黑網絡的方法,但我不建議你們這樣做。因為那裡真的有很多駭客和病毒,而且政府現在會追捕一些上過暗黑網絡的人,以前常用的Proxy和Tor瀏覽器已經不太夠用…..

在這段留言發佈了不久,Keniluck便和Dumplingsforbreakfast發生罵戰。主要原因是Keniluck堅持自己去的是Shadow Web而不是Deep Web,他說Shadow Web是比Deep Web更邪惡、更可怕的地方,但Dumplingsforbreakfast當然不相信啦。最後,Dumplingsforbreakfast便說:那麼你給去Shadow Web的方法我們,讓我們一看究竟。

接著,Keniluck便以私聊的方式把通往「影子網絡」的方法給了Dumplingsforbreakfast和其他「DeepWeb老手」,這也是之後一連串恐怖戰慄的災難的開始….

「我想我們的政府一直在騙我們….」

Keniluck發帖後的第三天,Dumplingsforbreakfast便發了一個叫「1. Shadow web is real 2. stay away from it (1.影子網絡是真實 2.盡可能遠離它)」,裡頭可怕的內容揭露了「影子網絡」遠比我們想像中的黑暗和勢力龐大…

我是在昨天早上收到Keniluck的PM,為了證明我是錯,他決定給我通住「影子網絡」的方法。順帶一提,Keniluck好像被網民的反應嚇壞了,他沒有想過自己原意是警告的文章,反而變相幫「影子網絡」賣廣告。

起初我覺得他有點歇斯底里,認為自己需要為洩露「暗黑網絡」的秘密而負上全部責任。我對他說其實在Reddit講述有關「暗黑網絡」的帖子數以百計,只不過你的故事比較嚇人罷了,所以不用反應過度。

看到我的PM後,他立即嘗試糾正我,堅持「影子網絡」不是「暗黑網絡」,也不是「深層網絡」,而是一種更加邪惡,更加仆街(引用他的原句)的東西。之後,他給了他的電話號碼我,並說如果我真的想上「影子網絡」的話,就傳送短訊給他。

我飛快地掃視了那個電話號碼一下,發現它的地區編號是來自加拿大,一個叫瓦利菲爾德(Valleyfield)的小鎮。我心想他應該不是什麼壞人,便傳送個手機短訊給他。

不到五分鐘,他便回覆了我。回覆的內容是兩張圖片,圖片是於一張卡片的正反面,應該是他文章中提及那個顧客給他的那一張。那張卡片有兩樣事情引起了我的注意,第一,是它的字型,卡片上的文字是直接由電腦打印出來,而且卡片很多摺痕和微黃,所以這張卡片應該跟隨了上一個主人很長時間,可能有兩至三年。我猜想那個男人可能熟悉了裡頭所有步驟,才願意轉讓給Keniluck。

第二樣詭異的事情是它的步驟,那些步驟通往的地方真的不是「暗黑網絡」,至少不是我熟悉的「暗黑網絡」。我開始慢慢相信Keniluck的話語了…

其實那些步驟不是太過複雜,以我的電腦技術來說,只需半個小時便可以完成所有步驟。但值得一提的是,它要求一種很奇怪的瀏覽器- Netscape Navigator,一種很古老的瀏覽器,甚至比Internet Explore還早,保安性很差,而且,它還要求把Netscape Navigator改裝成特定型號才可以進入。我最後需要在「暗黑網絡」的一個論壇,才可以找到它所指的版本,我想也不想便下載到我的電腦,反正我電腦的保安系統一向都出名地強。

當我通過了「影子網絡」的閘門後,我發現Kenuluck寫的內容全部都是真的,「影子網絡」真的不是「暗黑網絡」…而且他真的需要擔心一下自己的安危。

容許我打個比喻,如果普通的「深層網絡」是你家附近童黨喜歡聚集鬧事的公園,那麼「暗黑網絡」便是區內一棟最恐怖,最猛鬼的荒廢精神病院。

而「影子網絡」就是那棟精神病院最底層,被人用鐡鏈重重鎖上的地牢。那裡不見天日,埋藏住人類最邪惡的靈魂和各種可怕的罪惡。

在繼續寫下去之前,我想我要和大家交代一下我的背景。在留言板上,我曾經提及我有上過「暗黑網絡」,便立即有網民罵我是怪物、變態。先旨聲明,我不是那些喜歡看無辜女人被虐殺的變態男人,我上「暗黑網絡」是因為「工作需要」,但是什麼「工作需要」呢﹖恕我不能再透露下去了。

當瀏覽了數個「影子網絡」的網站後,我開始認同政府應該監測網上所有的事務,因為那裡的網站實在太畸形和病態,但可惜我不能在這裡和你們詳述網站的內容。

當中我找到了一個叫rumcake.shweb的網站,我起初以為那就是Keniluck所描述的網站,但後來發現那是一個綜合索引的網站﹗裡頭有數以十計直播「人體折磨Live Show」的網站,而且還超過一半在直播中。另外,「折磨的主題」包羅萬象,人種來自世界各地,有男有女,有老有嫩,簡單是某場「變態妖魔的盛宴」。

雖然當時已經凌晨一時,但我也立即打電話給Keniluck。除了向他道歉之外,我還想向他表明自己的身份,讚賞他英勇的行為,因為他提供的資訊可以拯救到數以千計的生命。但可惜他沒有接聽,畢竟,正常人都應該睡覺吧。

我把注意力放回那些病態的網站上,發現那些網站不是一兩個人可以清除到,所以我決定傳送手機短訊給我的女上司,和她說我釣到一條「大魚」,但需要她的幫忙。不到三分鐘,她便回覆我一個簡潔而緊張的短訊︰

「立即打電話給我」

雖然對話的時間很短,但內容依然令我非常震驚。原來我的上司一早知道「影子網絡」的存在,但她說因為那裡「什麼人都有」,所以要麼傾力遮掩,要麼完全清除,所以遲遲未有行動。既然現在有網民把「浮上水面」,就唯有「放手一博」。

還有,她還提醒我因為Keniluck用了自己的帳戶發布帖子,而他又違犯了「影子網絡」的沉默守則,所以他現在的處境是非常危險,非常危險。

我的女上司批准我站出來和大家說話,因為一來可以有效阻嚇你們,二來我可以作為連絡人,你們有什麼消息也可以和我說。雖然她也警告我這樣做會把自己和Keniluck放在同一位置,但大家放心,我會把自己的IP位置隱藏得很好的了。

已經是清晨5時了,Keniluck仍然沒有任何回音。如果你看到這篇文章,即使你不想接聽我的電話,也在這裡和大家報平安。

最後,我知道有部份網民在看過Keniluck昨天的帖子後,也有嘗試去「影子網絡」或「暗黑網絡」。無論你最後有否成功到達,我都建議你把電腦的麥克風和鏡頭拆除,是「完整地拆除」,不是純粹把它關上。另外,不要再把你的手機插入電腦的USB插口,後果可以非常嚴重!!!!

最重要的是,不要再涉足「影子網絡」任何事情,連發帖子也不好!

「找人對我說這只是一個玩笑!」

之後,Keniluck便一直音訊全無。

直到有網民找到一篇新聞,新聞的標題嚇得所有螢幕面前的網民立即汗毛直豎,再也笑不出來了。

《瓦利菲爾德鎮一名男子被懷疑謀殺》

這篇新聞真的有Link,而且發生的時間也是Keniluck和Dumplingsforbreakfast發帖後。新聞的內容筆者在這裡不作完整的翻譯,只會簡介一下內容。

新聞的內容大約如下:昨晚凌晨一時,一名36歲的男子被發現倒臥在家中,身上至少受到一下致命的槍擊。隨後,醫護人員在救護車上宣告他已經死亡。警方暫時找不到行凶動機,並把案件列為謀殺案處理。

新聞釋出後,立即在Reddit掀起軒然大波,所有網民紛紛收起先前歡笑打罵的態度,不得不嚴肅地看待事件起來。人們第一條問題是新聞中的男人是不是Keniluck﹖因為36歲的中年男子實在和網民心目中的年輕大學生印象差距甚遠。但隨即被網民反駁說在加拿大,人們到了36歲仍然一邊打工一邊上社區大學是很平常的事情,沒有什麼大不了。而且會不會碰巧發生在同一個城鎮裡﹖講到底,加拿大的治安遠比美國好,謀殺案是很鮮有的事來。

同一時間,有一名網友在Reddit發布一個很令人心寒的帖子,帖子的題目為「Do not violate our laws. Do not enter unless you are secure. If you do these things you are safe. (不要違犯我們的律法,不要在電腦裸奔狀態下進入,跟著以上的指示做就安全了)」。帖子內容在筆者撰寫時已經被刪除了,只餘下目標和網友的留言。由網民的討論得知,有一名自稱是Paper Trail Friend(紙條審判人)的網民承認他是那宗謀殺案的兇手。他說因為那名「Paper Boy(紙條男孩)」洩露了他們的秘密,甚至為整個「影子網絡」帶來大麻煩,所以不得不親手把他手刃。

帖子傳出後,像助燃劑般大大加劇「影子網絡」這個話題的火熱程度。先不論他是否真的殺死Keniluck的兇手,如果是真的話﹖那麼他的身分又是誰呢﹖會不會是那個給卡片的中年男人呢?甚至有網民猜想死掉的男人其實是那名給卡片的中年男人,而不是Keniluck。Keniluck可能還生存,只不過躲起來罷了。

但他們沒有太多時間討論了,因為可怕的事情像洶湧的巨浪般,一浪接一浪地撲過來,而故事的下一個受害者是….

探員Dumplingsforbreakfast。

「如果是惡作劇的話,你勝出了,因為我他媽的嚇到不敢上網了。」

就在新聞釋出後不過一天,之前那名自稱是網上探員的Dumplingsforbreakfast便發布了一個頗轟動的帖子,帖子的題目叫「I’ve been set up(我被設計了)」,由於帖子內容太過血腥了,所以發布了不到一個小時便被刪去。但慶幸的是,有網友把內容備份在另一個論壇,所以筆者才有機會翻譯給大家。但聽說文章在開頭時很斷斷續續,而且錯字很多,筆者看到的已經是編輯過的版本。

警察應該差不多趕到來。其實我現在還有時間可以逃跑,但一旦我逃跑,便要逃跑一輩子。我另一個選擇是「他們」破門而入前,把我的經歷寫給你們,可以寫多少就多少。

我的手指顫抖得很厲害,我知道會有很多錯字,但沒有其他方法了。警察和法官不會相信我的故事,但我仍然有責任去警告你們,影子網絡真的比我們想像中可怕很多倍,他們絕對不是一班無業的變態漢,他們很有「實力」。

大約在半個小時前,那時候我正駕車回家,突然有一個沒有來電顯示的電話打來。當我接聽時,我的未婚妻的尖叫聲立即由電話傳出,聲嘶力竭地呼喚我的名字。

我趕緊問她發生什麼事,但她還沒回答我,她的呼喊聲便變成模糊的呻吟聲,好像有人用摀住她的嘴。之後,我聽到一連串掙扎聲,叫喊聲,哭泣聲,最後只剩下一片令人不安的沉默。

我一路像個瘋子般不斷地對電話咆哮,尖叫地問他們對我的未婚妻幹什麼,一路踏盡油門,飛奔去我未婚妻的公寓。

警察已經到樓下了,我餘下的時間不多。

電話另一端的男人終於說話了,他的口音很古怪,不像本地人。他淡淡地說︰「不,不是我,問題應該是『你』對她幹了什麼﹖」他說完便掛上電話了。

當他掛線後,我便打電話報警了,雖然我現在發現這是一個最愚蠢的選擇。

當我去到女友的家時,發現那些血跡、那些無名的屍體、那些繩子、那些鐡錘已經放置在我女友的家中,還有那部攝影機,那部該死的攝影機﹗他們佈置好一個謀殺現場讓我踏進來。

他們想插贓嫁禍﹗他們根本一早算好我會報警。

我的電話又響起,不出所料,又是那名操外國口音的男人。

我未婚妻的呻吟聲再次由電話另一端傳過來,但很快就那個男人冰冷的聲音取代,他命令我打開抽屜,把裡頭的手套和曲棍球面具帶上,如果不是就殺了我的妻子。

我沒有其他選擇了….

那些警察在撞門了,最後只想和大家說那些人不是我殺的﹗

就在文章發出後不到30分鐘,Dumplingsforbreakfast(不知道是不是他本人)便把文章內容刪去,換上一條超連結。當好奇的網民按入去時,卻發現是….

一張無頭屍體的相片。

屍體是一具女性的屍體,赤裸裸地坐在一張椅子上,頭部被整齊地割去,鮮血由斷掉的頸子不斷湧出,灑得一地血花。背景灰白色的牆壁被人用鮮血寫了十一隻大字:「这就是跟影网对抗的下场」(對,你沒有看錯,是中文字,還要是簡體中文字)

這張相片在發布段15分鐘也被刪掉了。

「夠了!夠了!放過我們好嗎?」

故事來到這裡已經接近尾聲了。在Dumplingsforbreakfast最後一個帖子發佈後,幾乎在一天之內,所有關於Shadow Web的帖子和發帖的帳戶都被網站管理員刪除了,幾乎只餘下Keniluck和Dumplingsforbreakfast的首篇文章,網民的討論,和一些無關痛癢的帖子還留在網上。

順帶一提,那些曾經接觸過Shadow Web的網民在事後紛紛報稱受到一個自稱是新加坡重案組的探員,Perry Tsung,的詢問和騷擾,甚至在Reddit所有關於「影子網絡」的帖子,也可以看到這位Perry Tsung的留言:

如果大家有任何資訊,麻煩致電1-800-244-5432或直接和本帳戶連絡,高層已經嚴肅看待此案件了,多謝!

可能Dumplingsforbreakfast的經歷嚇壞了大家,所有接觸過「影子網絡」的網民都說不敢和這位來路不明的Perry Tsung連絡,恐怕會步上Dumplingsforbreakfast的後塵。

至於Dumplingsforbreakfast和Keniluck的下落,在那篇文章之後,再也沒有人聽過Dumplingsforbreakfast的消息,而他的帳戶也在事件不久後被管理員刪除。同時,網民在也沒有找到和Dumplingsforbreakfast描述的情況類近的新聞,有網民說他的上司提過會傾力遮掩事件,所以新聞找不到也可以解釋到。(另外,如果你知道美國每天發生多少宗類似的謀殺案,你便會曉得要找出Dumplingsforbreakfast的案件其實很困難)。

至於Keniluck,他的帳號仍然健在,還時不時回覆一些帖子,但對所有關於Shadow Web的事隻字不提了。

究竟整次「影子網絡事件」是純粹一場精心的惡作劇﹖還是真有其事?沒有人能給一個明確的答案。但可能就好像一位Reddit的網民所說:「無論是真是假,你都勝出了,因為我他媽的嚇到不敢再提深層網絡(Deep Web)了。」

筆者按:

老實說,看完以上的故事,你們可能不會太過害怕,但筆者就真的嚇死了!畢竟,故事裡頭有貼過關於Shadow Web帖子的人物都好像沒有什麼好下場﹗更何況「影網」組織的人會寫中文字?如果幾天後,筆者突然失蹤或被人拘捕的話,大家就明白啦!

我們回去故事的本身,究竟是真是假?其實整個故事結構很完美,無論是真實,還是捏造,你都可以找到一個近乎完美的解釋。筆者知道在一些論壇引起很激烈的討論,所以在這裡也留下一些意見。

其實筆者相信故事是真的,無論有多少反駁的證據存在。第一,就是那宗發生在加拿大的謀殺案,因為那宗謀殺案是確實存在,而且時候是發生在Dumplingsforbreakfast和Keniluck的文章之後,筆者暫時想不到可以反駁這個「巧合」的合理理據。

至於另一個原因,則比較感性,筆者其實幾年前看過一部恐怖電影叫恐怖旅舍(Hostel),裡頭是講述一班背包客被人拐帶,淪為一些「網上殺人真人Show」的祭咕(似曾相識的情節﹖)。當人們問導演由哪裡獲得靈感時,那個導演答在「網絡某處」和一些「落後國家」的朋友。所以當筆者日前接觸了這個故事時,便立即回想起那位導演的說話,認為…

好啦,為了筆者的人生安全,都是不說下去了。大家自行討論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