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見罷課爭提名,喚醒民眾的地方由課室走上街頭。數晚間,不少社運義士,泛民政客走上台前,宣揚建設中國民主。蘋果壹錘主持李慧玲說戴黑絲帶可以喚醒人民反對國教,呼籲叫人戴上黃絲帶支持罷課。俗稱「左膠」的抗爭人士大放厥詞,抗爭失焦,固然可恥。來到廣場的人大多是莘莘學子,即使沒有知識應有常識,竟然不上台批評,實令小編汗顏,倒抽萬口涼氣。

罷課講堂,是教授學生分享「民主、自由、抗爭」的知識經驗,以相互交流,喚醒民眾,對暴權敢於亮劍起義為目的。雖然箇中有數位名人如陳家洛、鄭松泰、陳日君、馬嶽,傾囊相授,分析古今,唯欠獨立思考,是非批判之邏輯課堂。924 , 925 罷課講座流程 學聯一眾戴上喚醒光環,敢做抗爭,但不授予簡單邏輯,教民眾敢於思考。假若失去邏輯推理,民眾如何喚醒 ?

「If A then B」啟迪民智,必不可分。「If A then B」,即是有條件的斷言 (conditional statement) ,是邏輯學堂的第一章節,第一句子。哲學的第一課節就是邏輯。自古以來,西方教育重獨立思考,法國更以哲學為中學必修科目。「If A then B」,更是自希臘羅馬豐盛文明之根本。因為「If A then B」,是開始啟蒙智慧的金科玉律。有了「If A then B」,人民就離開「打卡 whatsapp」,「飲食屌閪」的生存層次,進入認識「本我」,共諧連理,什至為帶領思辨,走出暴政。

在「If A then B」中, A 是前設B 是果。如前設 (antecedent) 為真 ,則後果 (consequent) 也必定真實,自然會發生。例子如下 :

前設:天下雨 ; 後果:地濕滑 。

如經無數實用證明上述推理正確,我們可以有兩類推斷:

(1) If A then B : 如果天下雨,地上會濕滑。

(2) If NOT B then NOT A : 如果地上不濕滑,天沒有下雨。

有人說如果地上會濕滑,天就曾經下雨,是犯了肯定後果謬誤 (Fallacy of Affirming the Consequent),因為前設後果中間只是蘊涵關係(implication),而非因果關係。簡單地說,即是地上會濕滑的原因有無數,天下雨只是其一小撮原因,給有人打破酒瓶,酒水「一地都係」

同樣地,有人說如果天不下雨,地上不濕滑,是犯了否定前設謬誤 (Fallacy of Denying the Antecedent),因為前設後果中間只是蘊涵關係(implication),而非因果關係。簡單地說,即是地上會濕滑的原因有無數,天下雨只是其一小撮原因。

否定前件之所以是謬誤,是因為它只給事件一個原因,而地上濕滑的原因有很多,可以用其他事件駁回之。Implication is still refutable. 因可被推翻,自可引發無盡思潮,孕育一眾文人雅士,革命思潮。焚書坑儒,批鬥書生的中國人,直現今的香港「左膠」一言壟斷,視「可被推翻」為洪水猛獸,能真的喚醒港人嗎 ?

君見眾人貼學生相、戴黃絲帶、冰桶挑戰、戴黑絲帶的人、是否真的明白箇中意義或支持背後理念呢? 支持罷課爭提名,所以貼相。貼相的人,支持罷課爭提名 ? 關注ALS ,會玩冰桶挑戰。玩冰桶挑戰,會關注ALS ? 支持反國教,戴黑絲帶。戴黑絲帶,支持反國教嗎 ? 「市民唔係咁諗」。我親自上門問他們,他們大多只是支持,但問其支持原因,則是羊群心理,盤算自己的飯碗。

李慧玲在前晚說出戴黑絲帶,可以喚醒人民支持反國教。

壹錘主持李慧玲,多位泛民,一眾學生,數群「左膠」,不明白自己犯下肯定後果謬誤嗎 ? 他們數載支持民主點歸,另外年年如是,日日如是的遊行唱K。由反國教鳴金收兵,李飛泛民又傾又砌,到罷課轉成遊行,嚴重失焦。相關的推論謬誤,豈止一句肯定後果能蓋棺定論之?滑坡謬誤,選擇性偏差等等以上錯誤一併犯上。即使你有李斯之辯才、孔明之忠誠、岳飛之膽識去喚醒眾人,但「左膠唔係咁諗啊」,「泛民唔係咁諗啊」。「搵食為上」的社運義士總有一箱捐款箱。「你唔做舞女我邊有錢,我冇錢點養你呀」就是他們的邏輯。學聯、學民大多數是學生之輩,正值青年,應有常識吧。

有見及此,學聯、學民眾領理應砍掉重練,重新鋪排講座,開辦簡單易明的邏輯學說,教導正體中文書寫,以模擬示威鍛鍊身心。只有以上良方,才驅使人民重拾過往的常識和知識。只有激烈的思辯,赤裸的衝擊,才把港人自決的公民意識推上新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