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原本筆者只是希望在技術層面討論罷課對達至政改的作用不張,想不到一石激起千層浪。這也不難理解,筆者在討論這「道德」議題前己有心理的準備,「誰人討論道德議題就是不道德」[註1]。正如我在上一篇文章所言,我深信互聯網是一個可以容納任何人想法和意見,但人心就未必能容納與自己意見相左的人(筆者也會犯上這小毛病)。在這「風頭火勢」之際,受道德感召的罷課者很自然會對筆者的冷水非常反感,這是可以理解。也許是由於筆者「嘴賤」之故,得罪不少人,但也認識了不少對社會和處世有深入思考的人,有得必有失。

少說無用的話,筆者只說一點。在網絡上狙擊與自己意見相左者,這種行為與「爭取民主」的人所形容的「邪惡打壓言論的共匪」( 筆者只是引用某部份人的說法,不代表所有人,筆者對中共是採中立態度) 所做的「惡行」又有何分別?更有趣的是縱觀網絡上的情況,充斥的都是以取笑官員、政治人物醜態的言論和創作,但有人認為自己受了道德的感召下投身參與,站在道德高地之中,不能容許有反對的意見,因為我的道德比反對者高。自己反對他人,而又不容許他人反對你(筆者腦海中響起(孔乙己)中的一句「不要取笑!」),這不是自相矛盾嗎?筆者不反對反建制的創作,因筆者也曾從中得到不少來自「黑色幽默」的樂趣,但是網絡是一個自由的平台和渠道,當日在主流傳媒被滅聲的人,卻希望獨霸網絡空間(希望筆者只是解讀錯誤)。「擁抱民主,爭取發聲,反對政府」就是金科玉律不容挑戰,卻不容許異議聲音,這是何其諷刺?這種「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離我對立觀念,非常可怕,也非常危險,筆者是反對的。

鏡頭一轉,筆者希望回帶深入說多一點為何筆者認為現時的罷課對政改作用不大,領悟了多少,就要憑讀者自行處理。

近日罷課中有不少人將「五四運動」挖了出來,以此作為罷課的號召和加強信心的史例。但筆者認為不應只看「五四運動」中的幾個鏡頭,就隨手拈來使用。這幾個鏡頭的流程是:

「北大學生罷課」→「其他大學響應」→「全國響應罷市罷工」→「中國代表拒絕簽字」

社會的發展是充滿變數,也非常複雜。「五四運動」整件事件,當中還有很多的細節,上文的流程中那些箭嘴,想想也會知道不可能是有直接的關係。那麼當中涉及了什麼,背後又做了什麼工作才能達至「全國響應罷市罷工」迫使政府退讓?政府又因什麼理由而退讓?這個才是我上一篇文章天殘地缺—罷課有用嗎?背後的真正主旨。「中國代表拒絕簽字」這個結果,也是學生的力量所促成的:

6月28日,原定簽約之日,中國代表團駐地被留學生包圍,代表團發表聲明,拒絕在和約上簽字[註2]

是的,五四運動確是學生走在最前,也走到最後,但社會的支持是必要一環。現在香港社會已經準備好嗎?除了大學生,普遍的香港人的想法又是怎樣?到現時為止,筆者看不到香港社會的正面回應。而更重要的是,罷課的人有決心走到最後嗎?社會上的人存在著千百萬種想法,參與罷課的人同樣是有不同的原因投身這場運動。我相信罷課的人當中是會有期望走到最後,達到目的者,但我想告訴你,單靠罷課是不足夠。(聚言時報)中罷課? 背水為陣抑或混水摸魚一文比筆者的寫得體面,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

是的,現在有比以往更多的大學生走出來,但這場運動,恐怕走到這裡就到此為止。因為進一步的發展,不是由學生主導,而是基於社會的回應。反過來說,罷課者所期望的願境,普遍的香港人又是否想要呢?不思考一下這個問題,就會陷入「我想要,但政府唔比,點解我堅持o既 信念咁高尚咁重要都無人撐?」的無盡拉鋸之中。

香港「廉價消費」式政治參與

在八九年民運後,殖民地政府雖然加速了民主進程和市民的參與,但香港人參與政治的心力卻是成反比。香港人靠著「政治代理人」的方式間接參與,實際上這是一個政治生活的真空期。這也構成了現在年長一輩對政治參與的冷感,以經濟利益作為指標的生活模式。「政治代理人」的問題,筆者有機會將再述。其結果影響著這一代的香港人參與政治的思維,渴望著香港有一個「救世主」出現,帶領市民爭取什麼什麼,卻沒有想過自己能夠為自己爭取到什麼。這是香港人普遍的一種惰性,正如對事情不求甚解,以最快的速度取得答案就完事。

現時香港政治參與的模式,筆者認為是出於「反高鐵」的「快樂抗爭」,降低政治參與的難度,但最後變成「只求人數,不求甚解」的困局。每年六四維園集會和七一遊行都將焦點放在人數之爭的情況,也許可以證明了筆者的看法。

而隨著網絡的發達,任何人都可以透過互聯網作「廉價消費」式的政治參與,轉一轉大頭照,讚一讚好,就簡單而便利地參與了。這是進一步將香港人的惰性加以發揮。人數上來說,確是造成了聲勢,但又如何?常聽說有人會認為「最少叫有參與,了解多左」,但筆者認為,如果問題關乎到自己切身的利益,我相信不用「教育」也會自行學習,香港社會尚未被迫至走投無路,民生問題還未「爆煲」,普遍市民不參與是可以理解。筆者認為社會沒有回應的情況,不應將之怪罪於主流傳媒維穩云云,讀者試試花點時間,就會發現其他國家主流傳媒所做的,實際上都是大同小異。

「廉價消費」式的政治參與在網絡上製造了聲勢浩大的假象,但現實生活卻不如網絡上熱烈,使人出現了「期望落差」,這是筆者對於「廉價消費」式政治參與反感的原因。請緊記:「世界唔係圍住你一個轉」,你想的理想國度,並不是他人所希望得到的。這時,你也許會指責其他人為何如此愚昧,為何如此不思進取。追求民主自由的人,這刻卻容不下他人不願改變的想法。這不就是違背了當初期望「各人都能發聲」的「民主」想法?

正如我一直以來所言,任何人所做的決定都是自由意志所驅使的,不應將自己的想法強加於人。進一步是了解其他人的想法,以至政府運作和決策背後的思維。這是筆者對於「你不找政治,政治會來找你」的解讀。

最後感謝聚言時報,在互聯網熱烈支持罷課之際,還能讓筆者批評罷課的稿件得以刊登,這應該算是做到了「為廣大網民提供一個平台,以文字、圖片和其他媒體抒發對現今身邊事物、香港時局、國際形勢的看法」的宗旨。

這不是一篇學術文章,請原諒我不專業地使用了維基百科。

後記:筆者昨日某學校旁聽,席間有同學宣傳罷課並派發傳單,其中一位同學收到傳單後將之撕破。課堂的講師是支持罷課的,他說一句:「即使你不贊同也不應該這樣做,這是基本的禮貌。」,然後便繼續上課,課堂上他還會與這名學生繼續互動。我想,這是我們(當然包括筆者)應該要學習的一種態度。


[註1] 黃子華棟篤笑—拾下拾下(1999)
[註2] 維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