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a voanews.com

via voanews.com

罷課剛開始第二天,在臉書上亦被罷課消息洗版。曾經有想過反正大家都寫罷課,不用小弟寫吧。不過還是湊熱鬧動手寫,因為想討論罷課的「作用」問題。

如果以失敗主義,又或者功利主義來論,其實對於所有抗爭都沒有很大的討論價值。所以先假設大家肯用腦袋思考一下吧。你跟小弟說失敗和功利就是用腦思考後的結果,小弟倒不這麼認為,因為這兩種取態只是為自己生存的想法。小弟倒是想為香港的前途說話。

罷課分成兩種作用。首先,罷課本身是一種動員能力。站在添馬公園「哂馬」只是動員後的一種用法,而用法才是關鍵。另一種就是思想影響。這篇先談實質動員吧。

香港的社會運動從來都沒有打持久戰的準備。平常大家在民主圈裡聽到「階段性勝利」不在持久戰的範圍。對真正持久戰的形容會是英雄聯盟(下稱LOL)裡面「賴線」的意思。每個人都要盡量長時間停留著自己的攻擊路線位置上,為什麼要這樣做?當然就是跟對手在相同路線上對戰時,能夠把對手打死後,利用對手沒有在線的空檔,向前推進,拆下對面守路的幾個防守塔,目標就是推進到對手家。相反,如果你被打死,又或者你離開路線補給,對方就會借勢向前推進。

在LOL上這是一個簡單到不行的邏輯。將這一個邏輯套用在香港的社運上,會不會比較易理解?

香港人繁忙,為口奔馳,哪有時間去搞什麼鬼的社運抗爭。出來一天兩天就已經還神了。還有泛民,社運人士都選擇爭取到「階段性勝利」就退後了。這兩種情形根本跟你被對手打死和看見有一點進展就回家補給有什麼分別?

好啦,罷課就是用來騰出大家所有的時間,用作賴線,推線,每天甚至每天24小時不停的施加壓力。不成功便成仁。而不是單單坐在沒有攻擊意義的地方辦教學。

不過小弟不是完全否定「罷課不罷學」,傳播有用的抗爭資訊,也是文宣的一部分。只是,小弟覺得罷課團體在利用這個動員好像做不出一個可見的實質成果就是了。小弟在想,如果這一萬個學生每天在各大政府部門示威,逼進警察防線(……你們不是沒有預計需要「壓線」「推進」吧……?),這程日日24小時 (強調是24小時)的進逼壓力倒真的變成一種麻煩的啦。

好,一定有人問,沒有食飯,休息時間怎辦。台灣反服貿,黑島青攻佔立法院後,外圍被市民和學生合力保護,保護不被入侵之餘也為立院內的黑島青補給食物物資。這就造成了沒有間斷的賴線效果。你們想想如果立院之人因為食物不能賴線做成壓逼,撒出也逼不得已呀,對不對? 但香港,沒有想攻佔地方的想法,在戶外完全沒有補給物資的難度,示威者也能走「輪更制」,賴線沒有難度啊。……因為畢竟現在香港最難得到的「運用時間的自由」你們也得到了。

抗爭得到最好的賴線能力,用來做什麼才是最重要的。向政府部門壓逼,搞泛民最喜愛的佔中甚至流動佔中,每天在行人路上搞大遊行令店舖難做生意逼其發聲…..千般萬般的招數什麼都可以。最重要的是,有壓逼性,和令團隊得到談判籌碼,而且不能拿到小利就退後,要繼續向前。

佔中之人就是沒搞懂什麼才是談判籌碼才會錯估形勢,變得現在不湯不水。實質籌碼用兩個字概括就是「經濟」。令你們有能力改變社會「經濟」的運行才是真正的籌碼。佔中三子做著就是完全對經濟沒有影響的事。小弟不會說心中的答案的。請用「戰爭」的角度思考一下吧。

沒有人知道能知道打出什麼樣的成績,時勢一直在變。在LOL上就是把握每個搶人頭,拆塔的機會,等待和製造總攻家門的機會。現實上我們能夠做的就是把握罷課的機會,對政府做出一次比一次大的行政和經濟壓逼,並以其壓逼力度更強做籌碼,逼使接受市民意見。

這篇小弟以著名暢銷書作家,職業演說家,而小弟覺得是思想家的 李民傑先生所著的書本,和做人信念作一個應對現今形勢策略的思路引導:

不做好人,亦非壞人,只做「奸的好人」。

當然抗爭者,要比奸人更奸,不然怎樣和極權鬥法?

下篇繼續討論思想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