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學聯發動了九二二罷課行動,動員各大專院校學生聚集於中大百萬大道,要求落實真普選。另一學生組織學民思潮亦響應罷課,並且於各區中學派發黃絲帶,以示關注政改。儘管以社會抗爭來爭取真普選是必須的,可是罷課的效果卻未必如願,皆因香港政治環境的不尋常。

不少人把這次九二二罷課行動視為港版太陽花學運,認為罷課行動能夠喚醒沉默的香港人。這看起來很合理,可惜卻有著明顯的邏輯錯誤。香港人談普選談民主已經接近談了二十多年了,經過不少起起跌跌,不少於九七主權移交前已經獲得外國國籍的「離地中產」,以及年輕時曾經站在最前的愛國老人,早已經對政制發展感到厭倦,視金錢為主人,希望共產黨會以金錢利益賄賂他們,他們已經無法被喚醒,他們只會認為為民主夢奮鬥的年輕人是愚蠢,不會因年輕人不甘認命而憐憫。而多年來每日觀看TVB洗腦劇集的師奶,民主只是單單一人一票的形象在他們腦海中早已根深蒂固,難以藉正常途徑改變。故此罷課對號召沉默大多數投入社會運動作用不大。

另外學生組織藉罷課來令中國政府明白香港人爭取真普選的決心的想法更是無稽之談,殘暴不仁的中國政權(即共產黨)對於抗爭活動向來只會無動於衷,甚至加以打壓。縱使一九八九年全中國都展示著莫大的決心去爭取民主,中共依然寸步不讓,甚至視人命如草芥,下達屠城指令。歷史是一塊明鏡,也許像甘地般和平地請願在重仁義的政權下可能奏效,可是在無情無義的共產黨政權下,和平請願的下場更有可能是面對暴力打壓,因此罷課是不會改變中共決定的。

此外其實罷課的原意是放棄自己用作學習的時間,用作進行抗爭活動,直至當權者滿足訴求,就像五四運動,學生在街頭開展演講、發行愛國書刊、發動遊行集會……反之九二二罷課的主力只是在大學校園內,並未能把運動轉化成社會管治危機,所造成的影響並未蔓延到只看TVB偏頗式新聞的大眾,市民未能掌握第一手資訊,容易受主流傳媒誤導。罷課日期為一星期則更是可笑,為罷課設立期限只會令行動流於形式主義,使市民大眾,以致中國政府不重視行動。中學生問准師長然後在校內特別室「罷課」,朋輩間又盲目跟風,失去了獨立思考的能力,這違反了主辦單位希望學生藉社會運動學習明辨是非的本意,更失去了學生運動應有的道德高地。

其實動員罷課本應可以使學生在佔中裡面發揮重要的支援工作,可惜時機的錯誤使行動效果減少。現今如果主辦單位想力挽狂瀾,就必須帶領學生走出街頭,向市民大眾說明自己的理念,並且以無了期的罷課,作為對政權的最後通牒。

作者:香港旗飄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