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人靜,睡不著,打開電腦,在Facebook上來來回回,想寫什麼,卻又欲言又止,寫了幾遍又刪了幾遍,來來回回,就此打住。

看來Facebook不是我想說話的地方,那不如在這個Blog裡和大家說話吧?雖然大家很少留言,不過由於我有site meter,所以我也知道每天也總有些人會來拜訪我這個網誌。

陌生的過客,親愛的讀者,我想問一個很offensive的問題 — 你有想過自己會中招嗎?

你會選擇和另一半講嗎? 你會選擇和別人講嗎? 你又會怎樣做呢?

若果你有伴侶,我建議,你可以找個適當的時候,和他一起看下面這套微電影

這是洪卓立X陳柏宇的同志微電影《假如這是我們的終結》,故事裡有幾位Pos的主人翁,故事不會太沉重,很適合一般member收看。

而我嘛… 一面看這電影一面哭得收不到聲,尤其是那一幕、那個近鏡的試劑出現兩條紅線(確診感染),我的思緒彷彿又回到自己被確診的那一天,那怕到現在,我還是覺得這有點不真實,或許,明天一覺醒來,我就會康復了?

說遠了,我想說的是大家可以看這套微電影,然後,一起討論一個問題:假設你們都是NEGATIVE,萬一染病了,你們會怎麼辦呢?

我遇見太多朋友擔心自己有病,卻又不敢和另一半說,擔心對方接受不來,其實,若果平時有多做心理建設,不論是你,或是你的另一半出了什麼狀況,你們也可以輕鬆一點處理。

對於名稱的恐懼,會更強化對於事物本身的恐懼。 — 《哈利波特》

有時候有些性病,真的尤如飛來橫禍,椰菜花(HPV)是有用套也一樣可以傳染,而且終身不能根治的性病,我想,若你們能夠理性地在發生任何事情前討論一下,或許,這對你們計劃將來時也會有更多的保障和考量。

編按:為尊重原作,標題不作修改。惟編輯部認為「微電影」一詞宜稱為「短片」或「獨立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