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co.uk

bbc.co.uk

我是來潑冷水的。

從天時、地利、人和來看,罷課這種以道德感召作為號召力和支撐的行動,對於爭取普選有用嗎?我看未必。以下內容,純粹從技術層面討論。當然,閱後可能會有人認為我無志氣、收咗錢、反民主、五毛、既得利益者云云。討論一個「道德」問題,我也許已經被扣上「不道德」的罪名,但是我相信網絡是一個有包容的空間,足以容納筆者這星斗市民的窺孔之見。

天時而言,發動罷課的時間已經犯上重大失誤。罷課以至是佔領中環的行動,都是處於被動的位置。當特首向中央政府遞交了報告、中央政府已經開會表決了政改的方向,你認為這一場罷課運動可以迫使中央政府再開會推翻自己的決議嗎?我們從學聯的【大專學界罷課誓言】[註1]中看大專學界(當然不包括所有人)有以下的要求:

在此我們呼籲學生與社會大眾堅守原則,挽救我城未來,謹此申明有關當局必須:

一)確立公民提名權為2017年的行政長官選舉提名方法
二)展開立法會改革,廢除立法會所有功能組別議席
三)向港人鄭重道歉,並撤回就本港政改的不義決議
否則,
四)梁振英、林鄭月娥、袁國強及譚志源等主事政改的問責官員當應引咎辭職

如果政府全部不做,又如何?「大專學界罷課誓言」中沒有表明後繼行動。反觀中大學生會的罷課聲明較有骨氣[註2]

若北京未能回應民意訴求,我們將會支持公民抗命行動。

然而,骨氣只止於「支持公民抗命」。更何況「公民抗命」底線低得不能再低,這個可以後論。先是罷課,繼而是公民抗命,如果兩者都得不到理想(或是「你所想」)的果效,還會有下一步嗎?

地利而言,在中大百萬大道集會的用意在哪?罷課就是一個「哂馬」的行動,如果不是在一個能對政府造成直接影響的地方集會,可有果效?對呀,我們今天有超過一萬人集合,很熱血很有氣勢很有人文精神。那又怎樣?政府還是照樣運作,受阻礙的只是「不合群」繼續上課的學生。如此集會,為何不在家中以互聯網聯系,既方便又快捷。到頭來,會否是變成自我心靈滿足的行動,而不是在命中問題的核心?

人和而言,香港社會還未發展得成熟。直接來說(筆者確是嘴賤),香港人是否真的想要民主?或是對民主只有一個迷迷糊糊的印象,爭取著一個自己也不太清楚是什麼的「民主」。筆者很武斷地說,香港人實際上是否以爭取民主作為「恐共」的回應?或是近年中港矛盾日深的一個反應?常有人說香港人被「蛇齋餅糉」等等小便宜所拖累,但反過來說,是否可以看成香港人較關心的是切身的生活較多?普遍香港人脫不了生活包伏?如果是的話,「爭取民主」的人不就是應該要認清社會現實,再圖發展?

從推動罷課來看,推動者和罷課者也脫不了香港人生活的包伏。罷課只有一星期,扣除假期只有五天,如果Day-off的話罷課日子更少。更可憐的是中學罷課一天。這種自設界限的做法給予政府了解到罷課行動的底牌 —— 只要撐過一星期,所有事情都會恢複正常,如同沒有發生過一樣。「罷課不罷學」的行動就是罷課者脫離不了包伏的有力證據。「大專學界罷課誓言」[同註1]中指出:

學生今天領頭罷課,展開不合作運動的第一波,就是要敲醒社會,我城的喪命鐘經已鳴奏!作為大專學生,繼續埋首課堂自樂於校園而漠視社會危機,絕對是妄顧社會的盼望,亦背棄香港公民社會責任。故此,學生亦必須暫且離開課堂,投入社會運動,逆轉香港厄運。罷課,就是拒絕冷眼旁觀;罷課,就是施壓反擊的第一步;罷課,就是重新凝聚群眾的啟點;罷課,就是推動港人反思自身命運的開始;罷課,就是年青一代對上一代人群起抗爭的呼喚,我們絕不認命,只因為我們誓要重奪未來,自主命運!

筆者對此,並不樂觀。當然,必定會有人說:「最少我們都發了聲,表達了意見」。但到了最後,罷課只會淪為自我心靈滿足的一個過程。達哥一聲「完」在腦海中響起,之後就沒有了

社會上任何發生的事都必有其因,中央政府如此處理政改如是,今天的罷課也如是。社會上每個人下的一個決定都是沒有做錯,所有都是自由意志下的決定。筆者認為,最重要的是思考過後果後堅持自己的想法,不隨波逐流,走自己認同的道路,這樣才是「大學之道」。李國章被批判得體無完膚,筆者只認為他太過老實。最後,為各位送上幾則延伸閱讀以作總結。


 

一〕黃子華棟篤笑:罷課都掂?出貓咪人權領袖?

二〕全港罷課有隱憂 — 陶傑

[註1] 【自主命運誓不認命 罷課重奏未來凱歌】 大專學界罷課誓言

[註2] 【展開抗命序章 還我公平政制】 中大師生支持罷課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