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 Fever

DC Fever

iPhone 喪炒,全城狂熱,加上強國仍未開賣,強國人瘋湧來港收機,旺角先達、IFC、希慎、又一城頓成翻版深圳華強北,人頭湧湧,友人笑言若港人花一成炒賣之熱心於反共事業上,香港獨立早已成真。

炒賣才是香港真正的核心價植,我們上至富豪,下至師奶,無不精通低買高賣之商賈財技,iPhone從網上訂購,方便快捷,門市領貨,立即放出,穩賺不疑,不炒的才是笨蛋。

網絡上除了熱烈討論先達最新回收價之外,也掀起了一場道德論戰。鍵盤戰士素來最痛恨地產霸權,批評炒家令樓價過高,小市民上車無門;可如今炒賣電話有著數,同一班鍵盤戰士,卻又搖身一變成了「果農」,對炒賣活動樂此不彼。有人說這正是雙重標準的表現,更謂這群平時嘲笑蝗蟲的鍵盤戰士,其實骨子裡也跟蝗蟲一樣,只要利益當前,就會變了模樣。

iPhone炒家不忿被嘲弄成「港蝗」,自然得反擊:

手機並不是生活必須品,炒貴了不會對生活構成影響,但樓房、奶粉是生活必需品,炒貴了,會令有人無屋住,要屈就於170呎棺材房;更會令嬰孩捱餓,故兩者層次不同,只要炒賣的不牽涉「市食住行」,就沒有問題。

又說自由市場下,炒賣賺取差價是正常商業行為,而iPhone的炒風只是一時,只要熱潮一過,供貨正常,價格也自然會回落,換言之,用家只需等候一段時間,自然可以用正常價格買到心頭好。

最後當然祭出「眼紅論」,說批評者都是抽不到iPhone,賺不到錢,才來說三道四。

這種炒iPhone不算炒,炒樓才算炒的言論,我難以接受。炒賣問題在於「炒」本身,網上見一妙評:

D傻仔成日咩野必需品,咩野奢侈品,又咩野市場
其實佢地都未搞清楚咩叫做炒賣
所謂既炒賣係一種投機性既行為
你可以話係市場活動
但係事實只不過係種金局
一樣值十蚊既野
你用十二蚊買返黎 用十三蚊賣出去
咁就叫做炒
唔好問點解有傻仔會用十三蚊買一樣十蚊既野
幫你買果個人都係諗住用十三蚊買 十四蚊賣
如是者
一樣明明價值十蚊既野 要用幾十蚊 甚至一百蚊
直到一個時候
冇人再願意高位接貨
個傻仔用一百蚊買堆十蚊貨 就成為左唯一既輸家
炒股票係 炒樓係 炒IPHONE係
股災本身都係咁形成
97都係因為呢個原因出現負資產
不過個個炒賣既仆街都當正自己係賭神
其實只不過係種金局既其中一種水魚

所以,炒賣這個所謂正常商業行為,說穿了只是另類種金(當然,即使你炒燶了機,至少仍有一部電話可用)只是法律沒有禁止,正如倫敦金也沒有法例管制,但眾人仍視之騙局。

而所謂必需品奢侈品之分,令人覺得只是iPhone炒家合理化自己行為而搬龍門,無iPhone不會死,大陸人也可以說你香港人瞓街不會死、吃另一種牌子奶粉不會死、吃母乳不會死……那麼炒家們又該如何回應?

再這樣推論下去,買不到黃牛票可以買影碟重溫、買不到益力多可以轉飲美樂多、買不到尿片可以用尿布……這種論據難道恰當嗎?

而眼紅論更是無稽,對批評者的動機妄作猜測,就以為能脫去自身罪名,跟大陸人說香港人眼紅他們富貴才批評他們隨地便溺,有何差別?

可能有人認為這種批評陳義過高,站在道德高地。的確沒錯,所以批評者正正要求那些炒家不要再自鳴清高,亂搬龍門,承認自己其實也有陰暗的一面,勿要雙重標準。

最大的問題是,炒賣投機這種「正常商業行為」本身毫無產出,而且製造經濟泡沫,我們可能不一定要猛烈批評它,但又是否有必要為之辯解呢?

聲明:筆者也有炒了兩部,我是一名仆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