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_872_caa3d33f8035f02

有時候,做官同拍拖一樣,都要講「timing」。Timing 不夾,慘過撈亂時辰八字,戀人變成「好人」。Timing 最差的,莫過於砵甸乍。他都算盡心盡力,但連「好人」都做不到,鬧爆離場。直到今日,砵甸乍街幾乎改稱石板街,連名都保不住,更別論他做過甚麼事。如此之人,是否悲哀?

成立法庭

1842年,砵甸乍搶到港島。當時英國佬覺得香港爛地一片,毫無用處。不過砵甸乍獨具慧眼,認為她會發光發亮,甚至將大本營由澳門移到香港,住在莊士敦樓(即今日終審法庭)。一上任,他建立法律體制,成立法庭,更和中國人協議,如果中國人犯事,會引入中國陪審團去審中國人(最後無出現過中國陪審團,可能無犯案。),還籌備首屆行政局及立法局。這些政策,比大清早了七十年,到一百六十年後的今日,依然是香港基石。所以,若不是砵甸乍照顧香港,香港一早完蛋了。

屍橫香江

「好人」至少會收到「好人卡」,不過他只收到「衰人卡」,乞人憎到幾乎無朋友。當時夜晚,經常有英兵行行下,就會看到海上有一些面目模糊的東西飄來。飄下又近少少,飄下又近少少。一看!原來是自己同事的屍體!所以,初時英兵好怕夜晚巡邏,隨時行了落地獄,被人突襲死!後來,砵甸乍覺得不對路,明令夜晚一定要挑燈,實施宵禁,夜晚十點不淮行,治安差到極點。

各界憎恨

砵甸乍搶去中國「不可分割的領土,傷害我國人民感情」,港人自然憎死他。但香港地有很多鬼佬,應該可以鬼聲鬼氣。不過有時候,一個人乞起憎上來,真是連天都不喜歡他。他上任不久,英國軍人爆發熱病,一個月死了三百個軍人,軍人討厭他;砵甸乍大力改革香港,想制定長遠規劃,但英國軍商界又來反對,認為改革阻他們搵食。香港是砵甸乍打的,好歹都是軍事家,竟然被人蝦!於是他寫信去娘家英國外務部投訴,話自己被杯葛,弧零零無人幫。不過當時英國根本無心搞香港,擺明只想掠水,敷衍了事。結果砵甸乍感到無癮,娘家都不理他,結果只做了兩年港督就走了。

砵甸乍有心去做,但無人幫手,反受各界討厭。如果他泉下有知,我相信他定會晚晚唱:「然而回頭誠實去自問,我可討厭到如此乞你憎!」

DPP_0002

DPP_0004

圖片及資料來源:阿群帶路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