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從小至大,一直被以下矛盾所煩惱 :

「俾人蝦,我埋堆、還拖定告俾老師聽呢?」
「我冇 partner ,點樣可以入呢個 group 做 project呢?」
「大個左跟媽一齊住同一個單位定係自己租屋搬出去住呢?」
「繼續返工定係自己創業呢?」
……

以前,解決以上問題很簡單,直接打擊對方,或舌戰群儒,「愛拚才會贏」。現今長大了,認識的朋友多了,圈子內的萬縷千絲,大家開始害怕得失別人,失面子,自然覺得紛爭非如拳擊搏奕,寧願「一動不如一靜」。筆者以前跟同學做研習被組員拖欠撰文,又跟昔日創業,做義工的朋友拂袖而去,以為不談話,重視所謂的「利益合作」就可以視若無睹。其實,只是雙方自欺欺人,不敢直抒胸懷,實事求是的態度去解決紛爭,最後不歡而散。很多朋友遇過相似情節,悔恨當初沒有坦白溝通。

沒有坦白溝通,相互隱瞞,可以破壞雙方關係,英國與蘇格蘭也不例外。

自古以來,雙方戰火不斷,相互憎恨欺騙。從羅馬征戰標籤兩地人民,英法戰爭,直到執政博奕,鐵娘子打壓工會,可見英格蘭人對蘇格蘭人的打壓是如此嚴重。即使雙方各自為政,但蘇格蘭人工業為重,要上繳重稅,最後忍無可忍,借北海豐富油田和優越地利,倡議獨立,訴諸公投。英格蘭一群官員首相,不惜任何手段,叫蘇格蘭人繼續享有更高自治,收回成命。

工黨的拒絕和人民的行動已經預示蘇格蘭獨立成功,不再成為大不列顛的附屬。即使卡梅倫動之以情,說之以理,也無可挽回。英國早前已有意下放更多權力和職位拉攏人民,但是在蘇格蘭,公務員職位低微,決策拍板只在倫敦,如同現今的香港與中國。加上移民政策寬鬆,鐵娘子打擊蘇格蘭工業,自己的油田利益分讓,蘇格蘭人只可以獨立建國,才保住自己的生計、文化,和經濟。工黨對英國右派的新仇舊恨更可借公投解決,何樂而不為 ? 直到如今,支持獨立的蘇人由少數成為過半數。「愛拚才會贏」,就是如此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