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課

來源:破折號

香港的教學制度讓眾學生免費讀書直到中六,然後再依個人能力而上大學、大專、副學士等等,當中亦有基金資助或暫借學費給同學們。而外國有些國家更會一直讓學生免費讀到大學。為何各地政府要大花金錢讓國民讀書?增長知識固然重要,但培養個人獨立思考能力也是重要的一環,不然直接派書本回家背熟後回學校考試就好了,何必要做project,分小組作討論呢?學生學有所成,知道香港前景黯淡所以用罷課作為表達不滿的方法。和平、理性、非暴力,符合你們政府的要求而又能引起廣大市民的注意。學生能以自身的思考而作出這樣的決定我們本應高興,可是偏偏前任教育局局長的李國章先生卻叫這班學生退學好了。學生做了不合你心意的事就不配再讀書?你把這班香港學生們當作什麼?還是你認為自己就是皇帝了?

雖然有人對祟洋文化感到反感,但外藉的教師對罷課一事的處理真是不得不讚。每個人都有自己選擇的自由,包括學生。只要不傷及他人的話,為何要阻止學生決定上課與否?麥高登教授知道老師的本份除了要把課本的知識教授給學生之外,也不能抹殺他們對社會的關心。他支持罷課學生的決定,亦會把課堂的內容錄製後放到網上供罷課的同學隨時觀看。他沒有強迫學生留在課堂,不然就扣平時分,因為這樣的話就是扼殺學生自主的決定能力,與教師的天職背道而馳。大學的自由就是該用在這種地方,而不是任由一班學生在O Camp大搞淫亂派對,卻阻止另一班學生為香港罷課。

大人永遠都是說一套做一套。平時說我們年青人政治冷感,不關心時事,但當我們關心起來,要做點什麼的時候,卻又說我們不好好讀書。一會說我們不會自立,什麼都要別人決定,但我們決定要罷課了,又說我們不應該自把自為。青少年只是生存得沒你們這麼久,而不是連話都不會說的嬰兒,我們也是有自己知道要做的事。也許我們缺少人生閱歷,但卻有成年人比不上的衝勁和熱血。我們有著一顆還未被金錢和權力蒙蔽的心,敢做一些成年人口中「搵唔到錢做黎把鬼」的行為。如果是怕沒上課而影響到子女學習的家長們請放心,筆者有幸參與反國教的活動,在當中感受到,學習到的事絕對是學校課程不能比擬的。課堂的知識,我們隨時可以問回老師,看課本自行了解。但為社會出一分力,做自己認為要做的事,這種經驗並不是坐在課室就可以學習得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