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句說話叫作「認真就輸了」。

我認為, 「輸了」並不是一件壞事, 相反, 任何不致命的輸都是一件好事。 他會讓你變得比輸之前更強, 更有經驗, 更有精神上的承受能力。 所以如果有任何輸的機會, 只要你確定他是不致命的, 基本上都應該去嘗試。

根據這個想法, 就是正正「認真就輸了」, 所以面對那些認真就輸了的人, 不是更應該認真? 當你認真面對那些看起來很無聊的問題, 看起來很沒意義的網絡小白, 沒禮貌的人, 你要記著這些全都是經驗。

認真去答無聊的問題, 讓你的對事情的反應能力超越社會給你的框架, 使你能夠習慣想到別人觀察不出來的部份。 我們看新聞常見美軍的戰略研究很常出現甚麼「喪屍爆發時的對策研究」這種事, 我們只會當新聞笑笑, 可是這只是夏蟲語冰, 因為戰略家不是考試, 不是答一些有既有答案的問題, 而是為沒有答案的問題尋找答案。

看起來對認真的事情很認真的乖乖牌, 他們無視了「不該認真的事」, 結果他們面對突發事件, 變化和新的戰術, 就會欠缺應變能力, 平時多做一些天馬行空的個案處理, 你就越有面對緊急情況的能力。

面對小白也是一樣, 對我來說, 我直接把這些人抽離的去觀察, 有一點判斷能力但不完整的人類, 不理智的反應者, 對我來說, 他們是實驗的對象, 我會試試用不同的說話方式, 看看怎樣才能夠改變一些既有不對的想法, 讓他們成長, 以及影響四周的人的反應。

這些說話的技巧和經驗, 會進入我的記憶裡, 成為我新的技巧, 這些技巧在我領導團隊時, 或者需要向大眾說話時, 或者有必要說服一個不算理智的人時, 總會用得上。 對我來說, 每一個網絡小白, 也不過是一個研發, 實驗的機會, 跟這些人說話, 贏輸也無害, 但可以不斷充實我的技巧和言語武器庫。

說得難聽一點, 這些全都是「遊戲」, 每發生這些事情, 對我來說就是一個遊戲, 也許感覺好像獵兔一樣, 我心裡覺得是一個演練技巧的機會, 也是將知識投入實戰的機會, 我必須盡量爭取這些練習機會, 才能夠面對更困難的問題, 更強大的對手。 也可以算是一種令心情變好的娛樂, 跟玩電腦遊戲, 打球, 道理是完全一樣的。

認真就輸了, 輸了才能變強, 所以盡可能的輸一些無傷大雅的東西就是最理性的選擇。 而你看到我說話的方式多變的程度, 就是這些練習屢積出來的結果, 而且在大部份時間下, 我都能抽離大部份的感情。 在別人看來有如不能動搖的巨石, 他們認真就輸了, 你卻完全不畏懼輸。 泰山崩於前而不色變, 我想是做事的基本。

倒過來說, 一個人如果從沒輸過, 那唯一解釋, 就是他從沒試過。 這樣的人回避了所有的「輸」, 可是他的實力幾乎沒有任何辦法成長, 將會變成不堪一擊的人, 我不認為這對我來說是健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