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巴士的報》

圖片來源:《巴士的報》

走堂,唔一定就係罷課

入正題之前,筆者我想講清楚咩叫罷課。罷課,就係走堂唔讀書,直至訴求達成為止。但係走堂唔算罷課。舉個例子:中共領袖之一嘅李克強去香港大學參加校慶,一班港大學生為咗對佢示威而走堂,只係走堂,而唔係罷課。但係,如果你話一班大學生為咗有普選,一直走堂,直到有普選為止,呢啲就係罷課啦。兩者嘅目的同樣值得支持同尊重,但係一個叫走堂,一個叫罷課,呢個就係走堂同罷課嘅分別。走堂,唔一定就係罷課。基於呢一個分別,呢次罷課必定失敗!

公義緊要過程序: 罷課要罷到訴求達成為止

呢次罷課最失敗,就係發起罷課嘅「學字頭」,即係學聯同埋學民思潮,兩者都程序上腦!家下張融之流嘅小人橫行,點樣出師人地都會抹黑你,偏偏學字頭就係糾纏於「罷課不罷學」、「罷課不罷學承諾書」呢啲程序上面,而唔諗下點樣罷課行公義。到底讀少陣書係咪會死?唔通張融之流嘅小人,會因為罷課學生無罷學,堅持學習,就唔批評罷課運動?少年,你太天真了!

喺程序公義入面,公義緊要過程序。程序,只係用嚟約束掌權者,等佢地都要問下「村民點諗」,從而令到社會有公義。以罷課迫使政府畀一個民主嘅選舉我地,等個選舉同社會都公義啲,點解要講咁多程序?程序上腦,結果咪就係改變唔到不公義。

我本人喺前面講過咩係罷課,入面有兩個要素,其一係走堂呢個動作,其二就係「直至訴求達成為止」。一開始就唔係「直至訴求達成為止」嘅罷課,有乜資格稱為罷課?有啲為偽罷課運動護航嘅人話:各大學生會都要向同學負責。係,學生會要向同學負責,但係依家學生會緊要啲定係普選緊要啲?學生會只要有足夠人手輪流辦公,維持運作,其他人無限期罷課,why not?學字頭以為抗爭一定要有個完結期限,限死咗幾時罷課到幾時,咪就係程序上腦囉!既然你依家都拎住把刀指住佢啦,我唔要求你割佢個人頭落嚟,但係行埋去劃佢一刀姐,點解唔做埋佢?

講到尾,咪又係借罷課™空殼公司招兵買馬!

至於學字頭成員乘機組成一大堆政改關注組™,就更加令人扯火。組織關注組去聚集學生,或者真係必要嘅。但係依家學字頭為咗罷課一日或者五日,而組成呢啲關注組™,從而獨攬罷課大旗,再將罷課學生吸納入去學字頭組織。講到尾,咪又係一堆罷課™空殼公司招兵買馬!

為咗普選,學字頭可唔可以再盡啲?

未開波就講明罷幾耐,咁嘅罷課係唔會有用。而呢一班所謂社運中堅嘅組織、人物,就係以唔持續嘅罷課去維持「可持續社運」模式。喂!為咗普選,學字頭可唔可以再盡啲?點解唔搞返場持續罷課,令社運唔使再持續!當我地能夠長期癱瘓學校,喺普選上面,共產黨點都要讓步。無奈搞罷課嘅學字頭村民「唔係咁諗」,但係呢班學字頭一定要為將會嚟到嘅失敗負上責任!

利申:我「被罷課」,但我唔會參加罷課運動,我係分裂「民主派」嘅罪人,共產黨最開心。

作者:南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