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人大落閘後,香港政圈中吹起一陣對「民主回歸」迷思的討論風潮,千頭萬緒,或檢討,或批評。讀過Q爺黎則奮「誰是民主回歸派?」與「本土派何不推動獨立公投?」兩篇文章,斗膽在此指出Q爺若干謬誤。

有過者改,天公地道

Q爺首先在「誰是民主回歸派?」文中,批評陶傑「對民主回歸論產生的歷史一竅不通,亂說一番。」,即使陶傑對於「民主回歸論」的批評和意見有其見地,也不能將之建立於錯誤的事實之上,Q爺認為「歷史有因有果,不能割裂,承先啟後,正是此意。」

有過者,自當認錯改過,大家想必聽過華盛頓砍櫻桃樹的故事。陶傑信口失言非今日始,他「抒發己見」之私,往往已凌駕聽眾知情權之公,落得「賣文如賣淫」的惡評,恰到好處,不值同情,畢竟其主持光明頂逾十年,受眾頗廣,當受監察。

同樣,對於贓害香港民主運動逾三十年的「民主回歸論」主張者,其責任就非輕輕一句「年少無知,被人誤導」(類似態度頻頻見於近日所謂對「民主回歸」迷思的討論風潮)就能推卸過去,以「民主回歸」意識形態當上議員的大有人在,他們並非如陶傑一樣流於吹水的節目主持,他們是以「爭取民主」一類政綱與選民簽下契約的政客,享盡民主鬥士光環、高薪福利十數載,也是到2011年區議會選舉、2012年立法會選舉,才有「激進派」主張要他們「票債票償」,為他們爭取民主交白卷、與及在未經選民授權下與中共密室談判出賣選民的累累劣跡「找數」。

扭曲責任政治

Q爺在「本土派何不推動獨立公投?」中說:「除了要求民主回歸派一死謝罪外,難道一點事情也不可做嗎?」筆者不打算考據Q爺此說是否有意為「民主回歸派」開脫,只談其謬誤之處。

首先,在香港法治社會,沒有人真的要動私刑要求「民主回歸派一死謝罪」,要是有民主回歸派人士自覺羞愧(他們是應該要感到羞愧的,可惜沒有),要自行效法類似日本武士切腹謝罪,自是有關人士的自決選擇,怪不到批判者頭上。

民主政治就是責任政治,要確保政客兌現承諾,就得令政客在失信時承擔後果、付出代價,例如失去議席、停止捐款。激進派(包括今天的本土派)年前提出「票債票償」,有教育選民民主政治的遊戲規則之意,亦有助導正主流民主派(多數主張民主回歸意識形態)或所謂親民主派傳媒所宣傳要選民「含淚投票」的歪風。激進派的積極參選,也有拉闊政治光譜的客觀效果,除了吸引民主派派外選票,增強民主派民意基礎,也給民主派派內選民提供更多選擇,打破主流民主派的壟斷地位,激起競爭。有關「公民覺醒」的運動和意見之鼓吹,如發起街頭抗爭、新媒體運動、提倡文化抗共,不論成效如何(既然Q爺提出不計較和平佔中電子公投的成效,想必不會以成效論英雄吧?),是一直延續至今天,重未間斷的。

既然Q爺認為討論「民主回歸」應該「歷史有因有果,不能割裂」,怎麼到自己批評本土派之時卻無視以上一切,變成「一點事情也不可做」、甚至「網上鳩嗚的鍵盤戰士」?就說「831」當晚,有份狙擊李飛的就不止只有Q爺眼中「有政治能量」的學民學聯,也有本土派的熱血公民,這是否在說,只有你認可的人才算「有政治能量」?只有你認可的人所做的事,才不算「網上鳩嗚」?

修橋補路變「網上鳩嗚」

Q爺重點點名的陶傑和陳雲,也不見得是沒有「做過什麼來捍衛香港人利益」的。

陶傑有時失言,在有人為撈取政治本錢而借勢幫新移民(未夠七年)爭取福利之時,是他冒着反普世價值之惡名撕破偽人面具;陳雲提出的城邦論,即使未盡完善,在大中華主義、大一統思想當道的今天,就成了一份不可缺少抗衡力量,此說也為保衛華夏文化、鞏固香港核心價值提供更充分理據。就算這些不算得上是輝煌功績,總未嘗不算是為「捍衛香港人利益的」的一點點努力吧?

Q爺承認:「民主回歸論最大的毛病其實是民族主義和愛國思想。」陶傑、陳雲及本土派所做的,不就是正是抗衡或者修補「民主回歸」派為香港所做成的傷害嗎?到今天Q爺鴻文中,卻被質問「你們做了些什麼捍衞自己和港人的權益呢?」,嗚呼!

制憲變獨立?

「本土派何不推動獨立公投?」文中,Q爺又寫道:「亡羊補牢,未為晚也。本土派和不甘做共產黨奴隸的港人,其實可以效法行將公投決定是否獨立的蘇格蘭,推動民間公投,要求香港獨立,或者建立自主的城邦。」

也許是我有所忽略,我可從無聽過本土派人士提倡過「獨立」,即使「偏激」如陳雲、黃毓民,一位主張維持一國兩制,一位則主張全民制憲重新立約,我想以Q爺之見識,自不會分不清二者與「獨立」之間的明顯分別,那麼Q爺「建議」本土派推動獨立公投之說是從何說起?實在不解,文中亦欠缺有根據的引用。

「建議」只有黃毓民一席議席的本土派發動辭職變相公投,「建議」本土派推動幾乎沒有客觀獨立條件(如天然資源)的香港攪獨立,當中的強人所難,實不像是向來講理的Q爺的作風,好比要求太空人明天就登陸到火星上去,明知可能性成零,這是真心提建設性意見,還是純粹嘲諷?

「誰是民主回歸派?」文中,Q爺除了罵陶傑「賣文如賣淫」,還說:「呼天搶地式的撒野和叫囂,那除了情緒發洩外,根本提不出思想出路。」

敢問Q爺正在提出甚麼「思路」?這「思路」像聰明人才看得見的衣服一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