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變態辣椒

作者:變態辣椒

香港及台灣爆發坑渠油醜聞,除了見到台灣強冠公司董事下跪道歉,港台兩地官員安撫民心外,還有中共在背後邑邑揚揚的手影。

坑渠油乃係中国名產,早已眾所鳩知。中国人將坑渠油自奉,本係自家內政。今次成功拖了香港和台灣落水,左膠們的「沒有誰比誰更高尚」一語成讖,五毛們的臭蟲論又大有巿場了。

且看老共如何意氣風發:先是国台辦指大陸沒有進口台灣的問題油;後是中国質檢總局點名小心台灣餿水油,彷彿坑渠油事不關己。幸災樂禍之情,溢於言表。

是次坑渠油事件,香港和台灣都是輸家。台灣食品的形象固然大打折扣,香港則是又一次因為充當白手套而染污自己,為大陸孭上了這隻黑鑊,而中国政府則以幸災樂禍的態度置身事外。香港在國際事務上,多年來充當中共的白手套,大至為中国国企搞上巿,小至成為大陸貪官安頓妻小和黑錢的避風港,從事相關行業者當然獲利甚豐,長遠卻令香港賠上多年以來積累的聲譽和辛苦建立的國際貿易關係。啞子吃黃蓮,有苦自己知。

《蘋果日報》在報道上避重就輕,指涉事公司的豬油,係從街巿豬肉「下欄」而來,實際的始作俑者,大家心知肚明。只靠街巿豬肉「下欄」的供應,遠遠不夠。換言之,香港只是個中轉站,主要來源還是靠進口的「工業用油」 — 中国製造的坑渠油是也。

結果, 台灣下令禁止香港豬油進口,受損的是台港兩地幾十年來建立的互信,真是應了泛民經常掛在口邊的一句:「共產黨最高興」了。

從此事上,亦可見到中共對台港關係策略上的丕變。從主權移交當日開始,中共已不斷收緊香港和台灣之間的官方聯繫,但在民間事務上,中共仍一度依賴香港作為中台之間的緩衝,以及將香港作為一國兩制示範單位的考慮,故對台港的民間聯繫仍有一定程度的容忍。

二零一二年台灣大選後,馬英九上台,中共認定國民黨是可以直接談判的對象,兩者之間亦越走越近。相反,香港社會要求香港人自治自決的呼聲越來越高,甚至在台灣的太陽花學運中,有與台灣民間抗爭運動有聯成一線之勢,因此今後中国政府對台港民間關係,會採取打壓及分化的策略。最有效的分化策略,當然是毀滅香港的自主性,使台灣人以為香港人等於中国人,以為香港必定站在中国那一邊,如此就能打擊台港民間抗爭遙相呼應的犄角之勢。

中共亦深知只靠《環球時報》等喉舌,重覆著「大家都是中国人」的論調,作用有限。最有效不是靠唇舌,而是靠行動,將外人對香港的觀感,變得跟中国人一樣。方法就是利用香港設立公司的方便,以責任轉移的方式,將地獄鬼國一切骯髒卑劣之事,都往香港的身上推。公司是香港公司,老闆是香港人,一切當然是香港人的責任了。港共政權對中共和中国人唯唯諾諾,低聲下氣,正好為中共這種統戰策略提供方便,予取予攜。

具體操作上,這次坑渠油事件,就堪稱完美的統戰示範。要打擊香港的國際聲譽,實在易過借火。大陸人如今能輕易取得香港身份證,以香港人名義開設公司,再與早在中港貿易中染得一身熏黑的賣港商人和公證行沆瀣一氣,構成共犯結構。如此一來,本是中国特產的坑渠油就變成了香港出品,中共則能借香港金蟬蛻殼之餘,反過來指責香港食品安全問題,打擊香港的國際貿易地位。

坑渠油,也是統戰的工具。你討厭政治嗎?好,繼續食多啲坑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