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已經OUT OUT 地,但阿群到今時今日都唔太明剃頭怎能明志,他們頭髮多寡,除了自己人打飛機外,邊個會理?整色整水,倒不如整一次迅雷不及掩耳的佔中?政治上剃頭明志,香港史上可說史無前例;政治上蓄鬚明志,卻是香港史的美談,說的是京劇大師梅蘭芳。

一如大部份的文化人,1937年中日交戰,梅蘭芳避難來港,當時住在香港干德道8號,即是動植物公園附近。今日干德道8號對面叫「李園」,可能與「梨園」有關係。梅蘭芳來到香港,唱戲就少,畫畫居多。當梅蘭芳知道日本人快攻陷香港,便蓄起鬚來,表示不幫日本人演出。

他的「蓄鬚明志」與佔中三字「剃頭明志」不同,梅蘭芳在日本家傳戶曉的人物,在關東大地震更義演籌款,日本人都視他為上賓及朋友。加上梅蘭芳的拿手絕活就是唱旦角,玩男扮女裝,所以他的「蓄鬚明志」是中日震驚,佔中三子則是Who fucking care。

果然,戰時香港軍政最高長官酒井隆入城時,曾兩請梅蘭芳演出,粉飾太平。第一次發現梅蘭芳「蓄鬚明志」,並沒有難為他就離開了。過兩後想硬請他演出,豈料梅蘭芳牙痛唱不了。知道頂不了幾耐,梅蘭芳便離開香港,去了汪精衛管治下的上海。

這個故事很多人知道,佔中三子都肯定清楚,但他們不是自比梅蘭芳吧?卡士不同,人家睬你有味!果然這兩天都無人理佢地個頭了。

 

封面圖片/文章來源:阿群帶路fb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