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敗在快樂抗爭這四字之上。

宣佈說為了真普選而策劃佔中當日,說著一個似是疑真的做法。就是佔馬路然後自行投案,令政府行政成本上升,從而屈就於佔中民眾。

689和中共的手段你們這些泛民還不明白?他們怕的是經濟受損,而不是你們令政府行政成本上升。

我嚴正指出一點。泛民是以快樂抗爭的心態去看佔中,但中共是以戰爭角度去看佔中。所以只要以戰爭角度去思考就會明白佔中每步都是錯的。

中共一直不確定佔中會不會令經濟出現問題,又想著眾怒難犯。偏偏戴耀廷各人就不斷提倡著不會影響經濟,不會發難癱瘓商業,政府,甚至不會反抗打壓,連選擇佔中的日子一拖再拖,就是想找個沒車用馬路的日子。他們完全脫離不了用快樂抗爭來吸引政治新客人的支持。只是比泛民快樂抗爭付出多一點點投案成本而己。

快樂抗爭有什麼問題?就是沒威脅性,應該是沒有「潛在威脅性」才對。威脅,簡單理解就是直接傷害,例如癱瘓商業活動。不過直接傷害的意圖明顯,敵人可以計劃對應,例如想癱瘓商業,敵人就去調配好警察做戒備。

而我強調潛在威脅性。如果你能做到保存後著,而敵人不清楚狀況,就難以估計和作出相應對策。但前題是,你可以提示對方,但不能否定可能性。

而佔中無能的地方就是否定可能性。例如武力反抗,其實你大可以對這意見不理。又或者自己的佔中不做而且不表態,但支持其他人武力抗爭,那就可以大大增加對方行動成本,而且到必要時要做出武力抗爭亦不會有道德潔癖阻礙大家完成目標,更可能得到激進人士中途支持加入,壯大聲勢和反抗力量。而偏偏這群無能之才例如對熱血公民9月1日的示威事件上戴耀廷沒有任何表態,還將武力反抗摒棄於外,等於幫助對方計算自己的步調,食定你死死的。

你問我這有什麼用途?就是用作快樂抗爭之用。快樂抗爭就是運用「唱歌跳舞叫口號,講下感受訓覺好。」這種合乎法律框架的做法去得到不想冒任何法律,政治風險的人成為政治新客人。不過吸引到這群人,集合起來,然後做不到任何實質對政權有威脅性的事,那有何用?有!不就是重覆我上面的那句對聯麼。

不過我覺得最搞笑的是,831見到人數少,敵人又大規模反擊下,竟然未打先認輸,搞什麼鬼啊?又是那句對聯講一次,然後認輸。他們覺得自己搞這麼多東西就是一種威嚇,是不用真做的。

我假定你真心覺得快樂抗爭可行。但最少你手上有點東西作籌碼呀。實行佔中最起碼得到佔馬路癱瘓一下交通的籌碼,拿這點籌碼去換不了什麼還好,籌碼都未到手就喊輸。你們當時要對抗共黨,爭取真普選的「覺悟」果真只有這個程度啊。

現在搞什麼鬼剃頭(笑),什麼測試水炮。跟本和故作振奮沒有分別。是你們佔中領頭的各位將氣勢打散,將戰術封死,將籌碼丟棄。

水炮之事其實更加愚蠢。你可知道防暴水炮車用的水炮是非常高壓的,壓力可以打傷內臟,而且有可能在水裡面混合胡椒噴霧用的混合物,跟本不可以硬擋。你看看台灣反服貿時,民眾被防暴水炮驅逐,他們都速逃,而且被射中就即刻倒下好不好。

從頭到尾,戰術和手段沒有一個是用得正確的。你們對抗的是一個力大又野蠻的大部落。並不是小部落,不要妄想你可以用道德感召他們。謙讓的前題是你的力量要比對方大,不然謙讓只是示弱,引別人攻擊你。

但願我希望我看見的一切都是智奪經濟大籌碼的佈局,不然佔中不會再有號召力,亦會一敗塗地告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