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人大會議為香港普選落閘,到中聯辦主任指「泛民還能活著,足見國家包容」,中國政府的官員有不少「語出驚人」評論,香港有些知識份子嘗試以學術角度分析評論的含意,但是單從說理是不足以解釋的,因為他們的論調都是基於意氣之爭,他們認為香港是一個被寵壞的孩子。

與港人意願唱反調

相信眾多讀者看到中國官員的言論時,都曾說過一句:「咁講都得。」在中港矛盾剛開始,香港當時有眾多示威要求縮減自由行的數量,大家還記得當時政府所推行的政策嗎?當時政府打算放寬一簽多行,新界東北發展以促進中港融合。

再談多一個案例,香港普選落閘,泛民提出的三軌方案本來已是一個很大的篩選,因為只有公民提名的元素,民主黨的何俊仁更在接受無線新聞節目「時事通識」時指出如果能入閘,不一定會堅持提倡「結束一黨專政」,泛民已經表現十分「愛國愛黨」,提委會又符合基本法要求,但為何依然落閘?中國政府並非不清楚香港人的要求,而是故意不配合,因為在他們心目中,香港人是需要被教育,不論是非對錯,為了保障中國政府的「權威」,中國政府一定不會每事順香港人意。

製造「中港一家親」環境

中國一方面打壓香港民意,一方面又提倡中港一家親,「要不是中國政府照顧香港,香港一早就完蛋」這個論調在香港慢慢由謊言變為事實,現在很多人認為香港的食水需要依靠中國的東江水,香港的經濟需要中國的自由行支持,香港需要中國入口廉價的食物等等,種種的言論背後都隱藏一個意識,就是香港不能失去中國,令香港人認為與中國是密不可分,就如父子關係一樣。

中國不要香港人愛國,只要香港人「需要」中國,因為愛與需要是有很大差別,愛不是一種必然,你可以不愛中國,而愛日本,美國等等,而需要就恰恰相反,需要是一種十分穩定的關係,你就算不愛中國,但是由於你需要中國,你也必須站在中國的立場思考利益,只要成為利益共同體,大家就是「一家人」,現時有很多「港奸」,他們真的是愛中國嗎?當然不是,他們只是需要中國利益,但這種利益輸送就成為定義「中國人」的標準。

當了解他們的目的及意識,就會發現原來所謂中國政府的堅持也只不過是意氣之爭,不過這個意氣之爭卻慢慢成為香港的「潛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