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是不是在張潔平女士Facebook上看見的留言:「有個在港工作的內地人跟我說,現在香港就跟個過氣二奶似的,還以為自己有資格跟中央談條件。我當然聽了特生氣。」其實這話是對的,但聽者生氣也是對的,兩者只是使用不同的價值觀看待此事。說者遵守叢林法則,認為香港與中国這兩個政治實體間是自然狀態,沒有道德原則適用,自然只以談判與籌碼作為解讀政改之爭的唯一標準。聽者相信承諾與信用,中央對港的民主承諾,可以追溯到1984趙紫陽的來信,或是中国酙酌用字以確保民主成份最低的基本法,或是2007年普選特首的承諾。信用的寶貴,正在於弱者不需要以力量迫使對方履行承諾。

言者這種不問誠信只問力量的思維模式是不是「錯」的?這倒未必。如果他心甘情願地被力量比自己強的中共背信棄義,或許他本人就是中共利益集團一份子,一邊享受剝削賤民的快樂,一邊心悅誠服地被地位比自己高的上司剝削,那他以一致的邏輯衡量香港政改,頂多是不合港情,卻極為合理。

可惜,這種叢林法則與「中国夢」實在八竿子打不上邊。我個人感覺習的中国夢不光GDP與軍力強大,還包括諸國歸順這種類漢唐時期的家長式大中華夢,可以說是一個共同體的中心吧。然而,共同體當中,把各個成員連繋起來的最重要的基礎,便是一定程度的互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