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訴諸某人身份/立場,而在未經檢驗的情況下全盤否定他提供的資料及論證,當然是訴諸人身謬誤。因為否定此人論證的前題「因為他說的話永遠、一定是假的」,顯然是錯的。(做MC技巧)

可是,因某人身份/立場/往績而降低他的信用評級,以更懷疑的態度檢視他的資料及論證,並不構成謬誤。前題:「因為他是美國人,所以我合理地懷疑他的話更偏向美國利益」有甚麼錯呢?想想統計歧視,便能明白指責合理懷疑是人身攻擊何等可笑。

如同劉進圖遭斬案般,認定他一定因傳媒事業而遇襲固然是訴諸人身謬誤,但因其職業合理懷疑他以傳媒身份遇襲則合情合理。梁振英女兒認為劉進圖先生遇襲與傳媒自由無關,不過是無視統計學的、訴諸虛無的言論,我不會說她冷血,但她絕對缺乏常識。

至於人身攻擊與訴諸人身謬誤就更加沒關係了,維基也有寫,不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