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位中國網友提出,中国民主化後,你們難道不怕天涯那群暴民拿了投票權後會投出甚麼來?這句一針見血地指出中国民主化的核心問題:中国人普遍不知人權與道德為何物,現在的中国要民主,有可能釀成反人類罪行,將會成為全球的災難。

他的觀察力比那群住在象牙塔的學者高明得多。如同另一位網友所說,不少號稱「自由派」的中国學者,平時對民主人權誇誇其談,一講到港台藏疆民族自決就變臉,這塊試金石幾乎屢試不爽。這些學者做著民主中国的美夢,一點也不在意中国一旦民主,便要拉著港台藏疆這四個無辜的民族陪葬,毫無慈悲心可言。這種大中華思想的學者,比支持獨裁的更可怖﹣﹣後者自知其邪惡,前者卻站在道德高地上迫害少數民族。

王康:中國有向帝國轉型的可能性

被殖民與被統治是不同的
但是,中國人卻說,只有中國民主了,西藏問題才能解決。那麼,如果我們所說的民主,是有條件的民主,我們所說的自決權,是包括所有漢族移民在內的自決的話,試想一下,在漢族移民已遠遠地超過藏人人口總數的前提下,這種自決的後果是什麼?剛剛發生在成都鐵路工程學校的惡性事件,即幾千名漢人集體毆打百名西藏學生,就折射出了這種民族歧視,正在到處蔓延,甚至成為一種社會現象。讓我們清楚地看到,那種有條件的自決,不過是一種變相的對藏人自決權的剝奪,是對中共殖民統治的認可和繼承。其結果,就是自治,也仍然是虛偽的。有趣的是,持這種主張的人,並不是毛左派,也不是當權者,而是某些異議人士、民運人士,是主張與藏人聯合起來,共同推翻中共政權的所謂的“西藏支持者”。那麼,你們支持西藏的是什麼?你們和中共的區別在哪裡?你們推翻中共的目的是什麼?你們的民主是什麼性質的民主?被殖民與被統治是不同的,不承認這個事實,或者企圖混淆二者之間差別的任何說辭,都應該引起我們的警惕。(我沒有暗示甚麼~)

星洲人眼下的中國 天朝思維惹鄰邦猜疑

美國學者Ross Terrill在其著作The New Chinese Empire:And What It Means For The United States中描繪「北京至今仍然沒有放棄『我尊他卑』的文化」,以及「新中帝」的中國形象

史書美(Shu-mei Shih)提到中國殖民邊陲地區如新彊、西藏,即有中國大陸聽眾對此說法表示質疑不太恰當,認為中國內部不同民族皆自願 與主動漢化,變成多元一體的文化格局。史書美當時的回應是:什麼叫做「漢化」,或誰決定怎樣「漢化」,背後不無政治操作的身影,就如何謂「正統語言」的背後同樣涉及權力操作。

一般人只相信「近代中國淪為受害者」的民族主義史觀論述,而漠視清朝乃是18世紀對亞洲內陸大片土地進行殖民侵略與統治的帝國,其中殖民手法包括「軍事鎮壓、經濟統治、宗教同化」等。

練乙錚:舉目都是憂患 四顧都是敵人

這篇簡述中華民族以往殖民外族的帝國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