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對香港民主的打壓一浪接一浪,「佔中十死士」之一的徐少驊,在接受《成報》訪問時表示,在622佔中公投之後,已經退出了佔中運動,亦不會再參與。他說他是自願退出的,並無受到威逼。之所以退出是因為他的想法已經改變了,他反對用違法手段爭取民主,特別是反對年輕人違法,因為這對他們的前途影響很大。

早在老徐成為「死士」之前,我已有追看他的自拍政評短片,特別在一零年五區公投期間,其分析能力令我折服。幾年前為中國旅客無禮行徑寫了《誰有「資格」批評「天朝子民」》大戰五毛,言辭鋒利,處處刺中要害,使我深深拜服。今日之所謂「轉軑」,幾可肯定不是老徐心中的話,這與以前的他完全迴異,那不叫想法改變,叫失去了靈魂。

老徐說他以前支持佔中,是因為被戴耀廷的非暴力理念吸引,但之後卻反對用違法手法爭取民主。這完全說不過去,因為佔中最大的理念就是公民抗命,公民抗命自然會違背現行法律,這是一開始就顯而易見的。老徐沒有不知道這一點,更遑論自稱「死士」,會不懂得佔中箇中的危險,現在他卻這麼「巧合」,選擇在人大落閘,佔中運動被瘋狂抹黑的這個時候,走出來表明心跡?早在蔡東豪受壓結束《主場新聞》時,已有傳佔中十死士被逐個對付,有死士的內地生意夥伴被打壓,因此向中央投降跪低,有傳那個人正是老徐,如今所見實非謠言。

但老徐的「跪低」,不單是噤聲消失這麼簡單,更是要跑到台前,講一些根本不是他心裡所想的話,還要煞有介事強調「沒有受到威逼」?此情此境,到底真相如何,思之使人心寒,不敢再深究下去。

這使我想起大陸的維權律師高智晟,被共產黨秘密捉走,用各種酷刑折磨得不似人形,期間他的家人可以完全不知道他身在何方。活生生的將一個人蒸發掉了,這就是共產黨的本事。

雖然中共尚未能在香港對老徐照辦煮碗,對,只是「尚未能」。不過他們已能蒸發掉那個人的靈魂,從曾經充滿理想的「死士」,變成貪生怕死,要「中港兩地加強互信」的「理性分子」。這實在使我愈發悲哀。

別了,老徐,祝你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