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29791_812132212153047_8153004478713077773_n

一班有為青年發起「閱讀抗爭」,在多個公眾地點一起讀書。行動成員整齊排列,每個人閱讀自己的一本書,寓意在這政改關鍵時期,不應跟從中央的劇本,在混雜的官方宣傳中堅持自己的獨立思考和想法。據知他們至少已在中環港鐵站和朗豪坊進行了這場很有文化的抗爭活動,相信已對中共造成極大壓力,致使人大到這一刻仍未敢正式公佈政改報告,令人鼓舞。

先講明,筆者大力支持這種不需流血之餘還很益智的抗爭,而我亦不同意坊間對這次運動的冷嘲熱諷。有些人說若果閱讀抗爭有用,呼吸抗爭和食飯抗爭也一樣有用,我卻大有保留,因為呼吸吃飯是每天都要做的事,你抗不抗爭也是要進行的,你總不能叫那些不認同抗爭的沉默大多數閉氣和捱餓吧?但在大街大卷整齊站立閱讀,卻是沒有正常人會做的事。這在中國大陸其實也相當流行,名為「行為藝術」,內地異見人士時以這種方式向當局表達不滿,我們的香港青年仿效這一套,實在是與內地的反抗聲音連結在一起,中港融合也不只是有負面效果的,這實在是很有意義的行為。

不過,支持歸支持,比起閱讀抗爭,我始終覺得扑嘢抗爭更能動搖極權統治。

先不要開罵,我是有根據的。

扑嘢抗爭非我所創,早在越戰年代反戰人士已使用「make love no war」來表達訴求,除了有以性愛來消弭戰禍的反戰意識外,也有性解放的味道在其中。偉大歌星John Lennon及Bob Marley也有在歌曲引用這句口號。扑嘢抗爭曾經造成巨大民意逼使美帝霸權撤出越南,今日為何不能以性愛感化中共,賜予港人真普選?

做愛除了能爭取真普選外,更能表達在地產霸權下,香港寸金尺土,港人難以覓地歡好,難道只有有樓之人才能共赴巫山?在大街大巷行周公之禮,抗爭者將大床在街道上整體排列,寓意在香港水深火熱的這個關鍵時刻,資本主義不止要壟斷我們的選舉權,更壟斷了我們的性愛權,我們必需要以人類最本能的行為對抗。

性愛抗爭,旁人,特別是東方人,可能單單聚焦於「性」字而對抗爭側目,但我們其實更需強調「愛」的力量。有如戴耀廷教授所講,和平與愛能夠穿透坦克力的裝甲,讓我們以扑嘢抗爭射去,不,卸去極權的武裝吧。

當然,我們不能一蹴即就,至於如何將這套西方抗爭精神於香港弘揚推廣呢?其實很簡單,只要大學的O camp淫賤遊戲搬到鬧市舉行就好了,雖不中亦不遠矣,先讓市民慢慢接受。

當然,有些東西還是要小心的。第一,讀書是好的,扑嘢同樣有益身心,只要不沉迷就好了,書讀得太多會壞腦,愛做得太多也會傷身,切記切記。

第二,記得做足安全措施,因為偉大的預言家黃子華曾經說過,只要大家都不生仔,暴政必亡,如果我們一邊抗爭,一邊卻不小心為暴政資助人力,就太笨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