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100在網絡間瘋狂偷圖偷片去據為己有,其行為本身已令一眾網民鄙視,早已埋下隨時引爆的炸彈。今次D100將Kaiser Ks II 的畫作和翼雙飛的文章偷取,瞬即將炸彈引爆被各方聲討,最後雖然以4000港元了事,但其實未完全平息。其員工黃世澤在這事件上不但沒有悔改,而且老羞成怒將兩名受害者打入他的「私怨冊」之中。而D100在是次事件後,被網民發現依然繼續其鼠竊狗偷之行為,並沒有任何改善。

1941542_10152607149688346_5950906729067319676_o

10644883_10152608384613346_8210628039721476904_n

D100一眾員工都在社運界打混多年,當中有很多已經略有名氣,自以為花耗十多年光陰去為香港民主打拚,是一個「大佬」了。當你的一圖一文一片可以在其專頁刊登,真是皇恩浩蕩,很多人都沒有這等福份。「可以為民主出一分綿力,你不想嗎?」,但村民唔係咁諗,不想要他們認為的「福份」。他們永遠想不明白,認為自己無懼打壓的努力爭民主之時,為何其它人連這些小事都不肯協助呢?繼續認為自己的行為沒有任何錯誤,將所有排除異己的都列為「五毛」,只有自己和一眾支持者才是真正的民主鬥士。

你為自己的作品而投訴,見太多人聲討就賠個錢道個歉吧,但這代表以後沒有其它受害者嗎?可惜不是。這個人不接受「思典」,就找下一個人去接受吧,即使他不願意也要他接受,只要反對聲音較少就行了。一個自名為「講真話,行公義,好憐憫」的網媒,本來就是應為弱勢出頭,如果在網絡中不停偷取網民的心血,而面對巨額注資的網媒,相對上網民不是弱勢嗎?為弱勢出頭的網媒走去欺壓弱勢,不可笑嗎?今次事件幸好網民聯合聲討而討回賠償,但這只是冰山一角,有很多投訴亦不得到一個道歉。

爭取民主十多年,自以為是社會知名人士,有盡道德光環和中共一直對抗就比人高一等,做所有事都是情有可原,即使你不原諒也有歷年聚得的死忠Fans去原諒。只要能夠為民發聲,不理任何是非對錯,在他們角度就算作奸犯科也是行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