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或錯判形勢,談判從一開始已是空談

從佔領中環活動發起以至政府就政制改革進行公眾咨詢再到反佔中及中共就香港政制改革問題進行討論,相信大部份香港人也會有今年是多事之秋的感覺。不過只要退後一步也大概能感覺到這都是因為香港與中國間出現角力所致,而十分不幸的是這應該是不能避免。就我個人角度出發,現在的香港大概沒本錢繼續游走在中共和國際之間,「東方之珠」的下場還是會慢慢黯淡,最後變成普通的石頭。這是因為兩方的價值觀從一而終都是不相同且不相容,而大概中共所謂「回歸」的意義就是要香港在50年間或更早和中國同化,故此香港最終的景觀不論制度、風俗、方言也是會變成中國的模樣。

 

我認為這正正是泛民至今以來一直錯判的東西,他們認為和中共能有商討的空間,甚至覺得只要獲取民意便有籌碼和中共談判,但這些於中共來說都沒有意義,因為打從開始中國國內結構就是以中共為上,人民為下,人民和官的關係不是對等;因為若果今天他們選擇聽取了泛民的民意,他們對香港「皇帝式」的管治立場和方針便會無聲瓦解。如果溝通、談判真的可以解決問題,那麼中國現在大概已經不是一黨專政,這正正是民主和專制之間對言語和思想都大相逕庭所致。

 

這已經不是誰有沒有努力建立談判的問題,而是民主和專制之間沒有共通語言,假若你選擇用專制的語言和中共談判,你便失去立場,談判便引失喻義,於中共立場亦然。試問在沒有翻譯在旁,以兩種沒有相類歷史背景的語言交涉,最後大概只能選擇以表情和手勢交談,又怎能會有成果?可見「回歸」這盤棋打從開始便是一個不幸和基於誤解的妥協而生成。香港從被清朝變賣開始,便已和中國走在不同的道路。假若現在需要走回一起,香港人便必需放棄某些東西,而且並不單單是放棄民主這樣簡單,至於值不值得便需要香港人使用至今從未用過的腦筋或腦部區塊去判斷,現在炒得興起的普選方案亦然。

 

讓步的空間和意義

打從開始談判這方法已是不會有成效,這不但潛移默化令你走在中共的背後的步伐,整場棋局更被中共控制著,以致現在普選方案的焦點就聚焦一班既得利益者和一班連香港實際情況大概也不太清楚的人身上,可見最後有甚麼結果是不用去幻想的。

 

也許你說中共或會拋出一個較溫柔的方案,不過這就更表示泛民的疏忽和香港人的愚昧︰談判一向也是開出比預料較高的價錢,而泛民一開始的叫價已是底綫,所以最後結果只有破裂和捨棄民主兩個選擇。而香港人相信接受較溫和的方案是唯一出路也或許是對方算計之中,要知道談判是建基於雙方立場或意見不同生成的,所以於一次的妥協後並不能把根本的問題消除,你或者會說不能一步登天,應該循序漸進的去交涉。很遺憾這只是理想,基於「君與民」的關係,香港和中共的名字不能共存。所謂的一國兩制只是名義上的空頭支票,你也可以把它當成權宜之計,當他得到一寸的距離,便意味可以爭取第二寸。

 

最後定奪的普選

單憑我個人的想像,最後得出的普選只是有名無實的投票遊戲,這樣才最得中共一方的心。他們一再強調國家安全,簡言而之是對香港人的不信任,要知道這麼辛苦從英國手上搶回的東西是不會輕易放走,那麼唯一能做的就是同化,把香港變成中國的模樣 – 這種損人不利己的做法才是最能給予他們安全感。要說進步也不能說沒有,因為從市民沒有票到有票,單看表面可以媲美大躍進,可惜當你再看清楚時,你會發現那只是在原本的東西上多加一層皮而已,極其量只是面子的工程,到最後你還是發現你沒有得到甚麼,實情是他們在給你的同時,已倒塞了給你的權力 – 意即你手上拿的只是和白票沒分別的廢紙,就像回歸後的立法會一樣有名無實,他們只要能在提名委員會下手便可以強制你三選一,而無論你們選出來是誰也沒關係,因為他最後都只需要一個聽他們話的傀儡。

 

香港的前景

就算今次中共給你的普選你有多接受也好,香港的未來鐵定是變成中國的復製品,我指的已不以人人說普通話、寫簡體字那樣;如:在未來香港會廢除普通法全用中國法律或者在基本法僭建出在中國國內才有的法律,司法制度必定覆雨翻雲。或由於中共的殖民方針進行得更如火如荼去想,香港原有的風貌於不久後便會完全褪色,香港政府為了將來能承受更多新殖民會起更多樓﹔因為欠缺土地規劃,未來香港的城市將會變得更死板和不倫不類 ,加上「愛國商人」和中共關係越趨緊密,香港最後的遠景大概也只是靠打關係和政策五時花六時變的景象。

 

而行政施政方面,其實明眼人已經看到特區政府在梁振英上任後的處理和管治手法已經越來越像中共,而施政方針亦是極度傾向中國國內,抹消香港身為中國和國際中間人的角色。當然在中國對外方針,在亞洲同盟還沒成形之前,香港這個中間人還是有存在的價值,至於這個中間人還有多少壽命就就留待更有國際視野的人去定奪,到最後所謂的「東方之珠」、「獅子山下精神」、「核心價值」都只是泡影。

 

鄙人的寄語

總括而言香港人於政制或普選上其實已經沒有讓步的本錢,從是次事件中看到中共眾多捩橫折曲的口術後,本人十分相信今天香港人若果選擇妥協,在日後爭議中,中共必定會拿這些口術作為基礎再進一步演繹,日後中共只會更肆意利用「國家安全」為藉口去干預香港施政,香港只會走進萬劫不服的景象。

 

最後鄙人沒有甚麼學識和智慧,我不寄望本文能令你得到甚麼大智慧或者新看法,但是我還是希望你看過這篇文後會開始選擇用思考看待這個世界或者社會。民主並沒有代議、沒有外判、更沒有不勞而獲;要有美好的生活必定需要一個良好的制度(這正正是中國沒有、而香港漸漸失去的東西),要有良好的制度唯有靠人民的民智成熟而成,不要相信中國能給你,要是他能給你,中國裡的人民一早已經有了,實際這只是富有中國特式的山寨品罷了,為了一個山寨品,放棄一個一早已放在身邊的真品,值得嗎?

 

最最後,感謝你看著本人欠缺組織、表達能力的文字,或者有很多想表達的最後也忘了打。說到底,畢竟現在的我還只是有著面對半夜俾鬼迮般經歷的感覺 – 能看、能聽、能感受,就是不能動,束縛著我的或者不是中共,而是那些看似生活迫人的所謂實現吧?

作者:Kong H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