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述《design0606 (飛)》之銘言:
: 美國一中政策根本不是短期的利益跟穩定
: 而是一種恐怖平衡
: 老美永遠不會希望台海是和平穩健的
: 最好永遠維持在對峙的狀態下

這個比較有問題。

「對峙」並不是「和平穩健」的相反詞,把兩者說成一個互斥的概念似乎有偷換的嫌疑,因為那等於是說,臺海的和平,是建立在兩岸的不對峙上,但這不合乎過去發生的事實。

在過去一九七零年代至二零零零年,臺海即使有緊張局勢,但並沒有發生過任何戰爭,而臺灣在那段時間的經濟也飛躍發展,臺灣是和平而且繁榮的,但兩岸還是對峙的。「對峙」與「和平」根本兩者沒有對立,對峙本身就是和平的情況。

「穩健」到底是指甚麼? 如果指的是穩定,在那三十年,臺海在對峙中,至少對臺灣一方而言,也是和平與穩定的。還是穩健並不是指穩定,而是有另外的意思。

在上述說法,「恐怖平衡」似乎就不是和平,也不是「穩健」,那怎樣才算和平與穩健? 舉一個例子說,像西藏或新疆,中華人民共和國對該兩處地方,在軍事,經濟,政治上都有很大的控制權。這兩個地方,是否比起跟中華人民共和國有恐怖平衡的臺灣,更為和平,更為穩健?

無論用哪個角度觀察,「恐怖平衡」就是形成臺灣過去經濟發展的空間,以及目前政治上沒有被統治,軍事上也沒有被征服的基礎。

假設沒有恐怖平衡,那麼這和平穩健是從何談起? 假設過去,現在或未來,中華人民共和國因為登陸戰已確定可以輕易而且沒有風險,代價也很低就可以征服臺灣的話,這會導致臺灣和平,還是引致一場征臺之戰。

恐怖平衡正是一種阻止戰爭,導致和平的情況,但你似乎是把他倒轉來解釋,把「恐怖平衡」說成是「和平」的對立者。

就算退一萬步,假設恐怖平衡是和平的相反,比方說我採取 Power Transition theory 的角度,那麼,要世界和平,就是不要任何恐怖平衡,而應該支持一強獨霸。美國是地球上無人可擊敗的軍隊,則美軍的強大和無可挑戰,就能達致和平,在這點上說,美國作為現實世界最強的霸權。臺海之間的對峙,只顯示了,既然連小小的臺灣也能跟中國大陸對峙,中國大陸的戰鬥力就不足以向美國的霸權挑戰。

在這個概念上,臺海對峙也是意味著和平。所以上述對峙就是「和平穩健」的相反,上述「和平穩健」難說是建立在甚麼前題上。假設只要臺灣不跟中國大陸對峙,中國大陸也念在同胞之情,不會欺壓也不會武力相向,像對家人一樣,抱著愛與和平的態度好好照顧臺灣。是否沒有美國這個破壞和諧美好家庭的小三,所有事情就圓滿。

作為一個華人,作為一個理解並對中華文化愛好的人,也難以否認,華人就算對著自己的兒女血親,也是處處管制,施加自己意志,不管對方的感受也不管後果是否理想。「我為你好」地毀滅子女人生的家長大有人在,兄弟爭產也是常見的劇情,在中華文化裡,別人待你如家人,很遺憾,只是代表他有意控制你,並非甚麼祝福。

華人的愛,講的不是無私的奉獻,不是無條件的付出,而是伴隨著極度自私的佔有欲和控制欲的。修身齊家治國而平天下,對自己的家人尚且用這種態度,在國與國之間這種本質疏離的關係上,難道會比家長對子弟的態度更開明友善。

更不要說,當他是一個大家族時,總會遇到為了某些成員的利益,犧牲另一些成員的情況。到時臺灣人有人信心,自己會是最被疼愛的,最能議價的,最不會是被犧牲的那一個。客觀現實是,大陸一個省的人口可以達一億人,而臺灣只有二千三百萬人,給你是大陸的領導者,當臺灣跟一些億人省份有任何利益衝突時,你迫使那些一億人的大省讓步,去討好臺灣,會沒有副作用嗎? 即使這一次能過,這種不公平也會撒下日後帝國瓦解的種子,臺灣最終也只會被犧牲。

臺灣是美國的馬前卒,另一個選擇,也絕對是馬前卒。恐怖平衡尚且製造了一些臺灣可以生存,吃兩家茶禮的空間,要是沒有恐怖平衡,臺灣只會變成可廢棄物,看看清朝對待臺灣的態度就知道了。恐怖平衡是現實的,恐怖平衡外的「和平穩健」,沒有臺灣的位子。恐怖平衡就是維持臺海和平的合理方法。

臺灣的民主價值,是用來輔助對美國的友善態度,也是用來說服美國人,當有必要去幫助臺灣時,他們幫助的是一個民主政權,而不是另一個專制政權。臺灣的民主價值,是戰略行為的潤滑劑。只要臺灣是民主國家,美國任何支持臺灣行為都比較方便,較難引起非議。

而且民主制度的臺灣,方便美國用金錢去介入選舉。

臺灣對美國的價值,並不在於民主,而是在於戰略成本。臺灣只要不是敵對一方,就保障從新加坡至日本的海路不受威脅。至少這威脅被臺灣自己吃下來了。

臺灣比起琉俅更巨大,而且也是一樣面向太平洋,假設以臺灣為基地,威脅美國的太平洋霸權,則美國在關島各地的軍事,就必須要增加防範的成本。並直接威脅到沖繩的安全。今天臺灣存在,而不對美軍敵對,就是減輕了那個守備的範圍和成本,也使中國大陸不會像大日本帝國一樣,起與美國在太平洋爭霸的歪念。一天不得到臺灣,中國大陸也不可能大規模的向太平洋動腦筋。

一億桶原油的價錢,我算一百美元,就是一百億美元。而美國海軍一年的軍費,就是一千億,這一億桶原油的價值還比不上美國海軍十份之一的年維護成本。失去了臺灣,而臺灣還變成中國大陸參與跟美國海軍競賽的推手的話,臺灣會成為海空軍和潛艇對外的基地,這點也是大陸的論壇經常強調臺灣的重要性或者對臺灣未來的打算。

大陸論壇分析的說法,就算不怎樣成熟,倒轉來看,正是美國倒轉要防範的點。除非美國比大陸的網友還要笨,否則失去臺灣,使防禦線要向後退,絕對是有成本的。

臺灣變節導致中國大陸的打擊範圍大幅提升,同時也對美軍,特別是沖繩的守備範圍大幅受壓。因為這會威脅到南洋到日本的資源海運,勢必要強化日本自衛隊的軍事權力,也變相減弱了美國對日本目前緊密的控制。嚴重一點可能導致美國對日本的控制崩解,結果對美國而言是災難性的。

美國人也許不在意臺灣人的生死,但要說臺灣的損失,是美國毫不在意的,那就肯定是錯的。要說臺灣的民主價值沒有意義,這也是錯的,哪怕臺灣的民主千蒼百孔,權貴橫行,美國要支援一個有自身陸軍的民主國家,受的阻力會較少,而且勝算也很高。而且民主政治的臺灣,也是保障臺灣至少不會像某些投機主義的獨裁者,一瞬間就倒向美國的敵人,或者像伊朗一樣,經由一次軍事政變就倒向完全相反的方向。

在臺灣倒戈之前,美國可以用其媒體,財力,介入臺灣的選舉,去阻止臺灣變節。如果臺灣的民主,價值就是一百億美元,那美國真的有需要重掌臺灣時,就拿十億美元去支持臺灣的代理人,這比起戰爭要便宜得多了。十億美元比起軍隊來說是多少? 就等於十架 F-18 大黃蜂戰鬥機,要增加對太平洋的軍事防範,又何止十架大黃蜂? 把軍事成本節約下來作選舉用途,正是在商言商的務實表現。

民主價值不是單純的理想,民主制度也容許了美國以資金去影響各民主國家的政治。特別是臺灣這種本土意識還未成熟的國家。在民主選舉下,每四年就拿十億美元去確定臺灣的控制權,對美國來說根本便宜得很。所以民主政治不僅是意識形態問題,對美國也是有實際戰略利益的。

當然有些人會潔癖上討厭承認,臺灣的民主,就是會受金權操縱的,但任何金權能操控的地方,也不要忘了,這世界上最大的金權就是唯一能印美元的國家。

美國在太平洋的霸權,是透過擊敗了大日本帝國,將大日本帝國幾乎所有太平洋的島都納入自己控制範圍而得到的。透過控制了太平洋,特別是馬六甲的南洋石油,美國掌握了東亞大部份的石油供應。

控制了能源的供應,使美國可以在扶植工業國,日本,亞洲四小龍都是這樣扶植出來的。也保證了這些國家不會背叛美國,因為美國可以截斷這些國家的石油供應,沒有石油,這些已經工業化的國家很快就會經濟崩潰。

所以,就算是被美國殺了很多人的日本,或者因為光州事件等而產生過仇美情緒的南韓,也只能臣服於美國之下。就算是和美國曾經有過過節和近仇的越南,也難免要和美國修好,因為美國掌握了石油。

東亞各國之所以不能輕率啟戰,就是因為美國想誰停止戰爭,就把斷絕能源的供應。沒有石油,戰爭就算打下去也會陷入泥沼,而且背後的經濟會崩潰。形成了二戰後的東亞大致和平,再加上美軍註在關島和沖繩,就是保障沒有任何海軍在這區裡,干擾這個由控制石油建立起來的地區秩序,並牽制蘇聯。

能夠跟美國過不去的國家,往往就是產油國,最大的例子就是俄羅斯,中東的國家之所以不能像東亞一樣乖乖的,就是因為他們自己就是產油國。不會被美國抓住要害,還可以出口石油換取軍事能量。結果美國也要在中東投注大量的軍事能量,而在東亞,無論有多少人仇美也好,客觀現實就是,自從大日本帝國戰敗之後。東亞已沒有國家能拿下石油航線的控制權,而肢解了大日本帝國,產生了臺灣和南韓,這兩個國家民主化之後,成為美國牽制日本再起或者中國大陸的棋子,也是日本和中國大陸的緩衝區。

這就是美國秩序下的東亞穩定,而這個穩定是對美國有利的,因為他能使美國以最低的成本下,控制了太平洋和東亞的利益。而不需要像太平洋戰爭一樣,動員大量的美國海軍和陸戰隊,打跳島作戰。並曾經失去過菲律賓。

說穩定對美國沒有利益的,理據就是「美國引發過幾個區域戰爭」,是不合邏輯的,美國在某些區域要引發戰爭,反是因為他們沒辦法像東亞一樣以一個穩定的成本,製造一個對美國有利的局面。如果全世界都能像東亞一樣,美國海軍一下就抓住資源的要害,美國才懶得去打任何戰爭,但這是東亞的特殊資源地理環境導致的,其他地方並沒有同樣的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