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孫子兵法所說,上兵伐謀。先勝而後戰。
現代武器影響的是戰術上的勝負。
臺灣的強弱不在於戰術上的勝負。

如果沒構成臺灣勝利的條件,就算給國民黨光稜坦克也不會有用,戰爭還是先建立一個會勝利的外交和戰略條件,戰爭行為是兌現。因為戰爭並不是取決於武器的極限能力,武器是增加變數。但是不等於這種變數就是沒有代價或者是沒有副作用的,舉一個例子說,現代機動武器戰力的確強大,可是全都需要石油,如果在中亞你沒了石化燃料供應,一大隊戰車不見得比中世紀的騎兵好。

過去的東亞,之所以能夠長期鎖國,防禦性戰爭,在於自給自足的經濟。可是今天結合了世界石油經濟後,繁榮而工業化後的東亞,也製造了石化燃料這個新的罩門。武器也是一樣,先進的武器代表了更多更複雜的背後需求,他對戰略的變化並不是單純正面的,「手槍」並不一定強過「十字弓」。

天險也是一樣,天險就是天險,他並不是使進攻變得不可能,而是使進攻的風險和成本都變得提高,而且有更多變數。但天險從不見得不可打破,只是值不值得打破。

如果把臺灣海峽看成一個「海水長城」,也就是說他單純就地理障礙,只要能越過就沒有問題,這沒反映其真正特質。臺灣既然是一個島,那就注定了在軍事上控制這個島的核心就是海權。那比起臺灣海峽是否能有效防止大陸的登陸更重要。

請試試站在美國的立場去想,對於美國而言,大陸發展任何空軍或者陸基飛彈去攻擊臺灣的能力,客觀來說,不外乎以色列對巴勒斯坦的攻擊能力。就是一些摧毀建築物和恐嚇的能力。對於島上的人當然會恐懼和受傷,哪怕死了十萬人,也是完全不影響臺灣作為棋子的角色和價值。而且從過往三十年的數據反映,這種恐嚇短期裡雖然會有震憾,長期來說只會加強被攻擊方的防禦意志,並不是甚麼有效的策略。

所以核心在於海軍方面的能力,主要在於保持海權和運輸的能力。其中有一點經常被忽視的是,戰爭的後勤不是一次性的,而是持續性的,也就是說這個運輸能力應當是持續性的,在戰爭前,戰爭中,自然臺灣附近的海域運輸的艦艇會不間斷。即使戰爭後,要維持軍管,也需要持續的補給。這種運輸的需求,就會產生必須持續維持區域海權的需求,如果無法保障臺灣航線的安全,避免受到飛彈,空軍或潛艇的襲擊而損失運輸力。

一旦喪失了運輸力,無論臺灣島上的部隊再精銳,再善戰,數量再多,武器再強大。失去了補給,就是變成了已被包圍等待被殲滅或投降,沒有退路的孤軍,包圍他們的並不是士兵,而是海水。包圍並不一定是靠部隊構成,部隊反而是不可靠的包圍,最可靠的包圍是大自然。至於臺灣軍民,只是這個大海的附屬品而已。

這時候你倒轉用中國大陸的立場去看,攻擊臺灣在戰略準備上,其實是一件很矛盾的事情,攻擊臺灣,就必須發展海上力量。除卻要投入和維持的資源外,真正的問題是以己之短,制敵之長,美國的海軍再強大,也不可能攻進內陸的重慶,也不能支援新疆西藏之類。美國的海軍在那些地方是無效點,這就是美軍的短處。可是一旦認真發展海軍要「取得海權」,就是一場零和遊戲,就像大日本海軍一樣,一旦跟美軍幹上,非能夠勝利就是會被全殲。

這就陷入和大日本帝國完全一樣的局,其實海軍就像是押注碼玩梳哈,你越押下去,越難抽手出來,你加注,對方也加注,籌碼少的一方會越玩越弱勢,而且很可能最後注加下去的成果就是被對方全盤端走。日本本來據有大量太平洋的島,結果被迫到要偷襲珍珠雞,輸了還要全部島都要讓給美國,這就是海軍梳哈的要點。

臺灣海峽的危險性,在於你認真要維持臺灣海峽,就是被迫要玩這個局,你根本不知道你要在海軍上投入多少,而且一旦發展海軍,還會同時驚動附近的越南,日本,東南亞諸國家。順便把更多人推入對方陣營,因為你不可能發展一支「對臺專用海軍」,你發展海軍,就是對所有人有威脅,你拿著水果刀,說我只是拿來切水果的,這是沒有意義的事。這才是臺灣天險的真正意義,他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天險」,他並不是單純的「地理屏障」,他是「一個戰略方向的存廢」。

美國真的要認真廢掉中國,最好的方式是這樣的: 製造一個環境,削弱臺灣的防禦力,引誘中國去攻擊臺灣。然後讓中國在臺灣盡量投下更多的東西,不管是海軍,部倒,物資都好。當中要達成這點,可以透過引入日本部份的支援,或者支援臺軍,反正核心在於怎樣把中國的力量,放更多在臺灣島上,讓解放軍最精銳的部隊上去,讓所有中國的商船都武裝起來參與這戰爭。美國可以變得盡量的態度曖昧,退讓,就是使這局面發生。

就算臺灣被打到投降,全然征服,也是沒所謂,甚至被征服過幾年,等解放軍在臺灣投下更多資源後。才開始動手,就是等東西都進口袋了,就把袋口拉緊,動用美國海軍,理由甚至可以跟臺灣無關。除非解放軍有能力在臺灣海峽擊敗美國海軍,否則結果都是: 臺灣變成一個進退兩難的監獄島。之後要殺要宰是另一回事,當然臺灣島上的人民絕不好過,但美國在這等級的戰爭裡不會在意這種事。

至於說動用核武這種事,對著一個擁有地球上最多核武,而且唯一一個對著平民擲過的國家,他們是認真的預備好核戰的,我們這些保守的東亞人,大不了只是擁有核彈。覺得我們比對方還玩得起核戰,這真的是想太多了。

只是美國並不會想這樣做,美國看的是全球戰略,美國也不希望中國消弱或者不穩,因為這會引致更大的問題,中國是控制中亞穩定的重要角色。他鎮壓了新疆的穆斯林(是否正義和人道就不談),而且中國能夠穩定的為中亞的軍隊提供武器和補給。另一點就是牽制俄羅斯(蘇聯),如果中國在臺灣那邊被重創一下,很可能會導致整個崩掉,結果就是中亞失控,俄羅斯(蘇聯)會向南擴張。

八十年代中美的關係良好,中國就是這樣援助阿富汗,這就顯示了在中亞上美國很需要足夠強大的中國存在。所以美國對中國,不是打不打得贏的問題,而是中國變弱,就會製造很多問題。所以對於臺灣問題,就是讓事情「不要發生」為主,臺灣的軍事力量,就是要讓中國理性一點不要失心瘋,心存僥俾,覺得有利可圖一時情不自禁撲上去。臺灣海峽,就是影響到整件事的玩法,你要玩臺灣這一線,整個牌的打法是完全不同的。

鄧小平是橋牌的高手,他自然很明白這一點,戰略就像是橋牌裡的叫牌,不同的叫牌王牌就不一樣。叫牌和出牌是一致的,不是隨便亂叫,就算你有Ace 亂叫還是會打到一團糟,飛彈多了兩格射程,大不了就是多了一隻 K,一隻 Q,牌力上升,但怎叫還是看牌型的。蔣中正在這方面,說實話一直都不如共產黨,他的國際戰略判斷實在不算好,一廂情願太多,而且好像也不太從其他陣營的角度看事情,可能是因為他行伍出身,不喜歡打牌。美國對蔣中正支持歸支持,他能否實行和明白美國的策略,真的很成疑問。

當然,如果明天突然宣佈發明了任意門,我以上的話全是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