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鐵直通車輾死唐狗,惹起香港市民激憤,踩上港鐵總部逼得高層公開道歉。北方帝國的恩主們,長期服膺於以上欺下的叢林定律,見此情境又看不過眼了,紛紛指斥香港人小題大做,神經病。官媒《環球時報》發表評論文章指香港人是「狗萃主義」,不一定是文明體現。評論特別指出,一個社會的文明程度,根本要看他怎樣看待人類自身,而不是動物。

這句話由共匪說出口特別刺耳,皆因中共對待人類比畜牲更不如。動物或者會被任意宰殺,肆意凌虐,然而最多只是肉體被摧毀,一隻豬卻不須被逼批鬥自己的親生父母,一隻雞也不用手持一本毛語錄反覆學習如何實現階級鬥爭。再者,一隻狗看見同類倒下,仍會徘徊同伴屍身左右悲鳴,不忍離開,不似得某國人士眼見幼童被車輛輾過奄奄一息,尚可直行直過,視若無睹,中國人的精神已被折磨成絕對麻木,絕對的冷血。《環球時報》評論員的意思是否說,當中國人對待自己人比之於牲口更殘暴更酷烈的時候,這個國家其實是以另一種形式表達了動物保護主義的精神?

評論又說,動物保護主義是西方產物,評判標準都來自西方,這種價值觀擴散到非西方世界,就會出現很多問題。即使在西方內部,對此也有很多爭議,例如什麼動物可吃,什麼動物不可吃,若動物權與人類發展權有衝突該如何取舍等等。以上所言或許成理,不過,這次港鐵事件其實並沒爭議可言,因為相信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的動物保護主義,都不會認同僅僅為了不讓火車誤點,就能將一條生命活活輾斃於巨輪之下。這是毫無置辯餘地的情境,而不是《正義‧一場思辯之旅》的兩難哲學情境。《環時》評論員的賤筆將動物保護的爭議題目,有意無意地與今次港鐵事件混淆在一起議論,那正是共產黨一向慣用的手腕,模糊焦點,亂人視聽。

至於《環時》唸唸有詞的西方價值觀,是否不適用於非西方世界,我不清楚,然而,卻一定適用於中國。為什麼呢?因為咱們偉大領導人的子孫全都跑去動物保護主義盛行的西方世界安居樂業了,如果這些紅二代紅三代不適應西方愛護動物的文化,而是認同廣西玉林狗肉節文化的話,肯定就全部回流到偉大祖國去大喫「三六」了。但事實卻證明這些皇親國戚在英美活得很滋味,如果他們都適應西方價值觀,《環時》就不用擔心愛護動物的西方價值觀會不合乎強國國情了。

接下來《環時》就批評說「對動物權的保證必須建立在人類的生存權和發展權基礎之上,否則就是虛偽的」,言則,評論員就是認為,那一班中港直通車的準時與否,就是「人類的生存權和發展權基礎」,所以,不呼嘯而過輾死唐狗,而是乖乖停下等待唐狗被救出後才重開是虛偽的?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中國人的生存權與發展權基礎也實在太薄弱了。而且,上過強國旅行都知道,火車飛機誤點誤班是家常便飯,即使是我們偉大的港鐵也是事故頻頻,卻並不見得我大中華帝國的人民生存權和發展權受到了影響,《環時》評論員認為一隻狗就能阻礙我天朝的經濟發展,實在是大不逆也。

最後,《環球時報》特別指出香港是發達社會,可以有更多條件包容「狗萃主義」,然而內地若「狗萃主義盛行」,它造成的成本和代價將更大。奇怪的是,同一份報章早前才說內地的經濟發展已超越香港,香港人眼紅內地人云云,現在卻又說香港比內地發達了,不過這固然是《環時》的一大特色,對於這點筆者表示包容。

「狗萃主義」於我是一新穎詞彙,據那篇評論文章所理解,就是以狗為尊,為保障狗權到了極端的地步之意。若然我理解沒錯,那麼我認為「狗萃主義」實在是對香港人的一種頌揚,因為狗隻事實上就是可愛的,而且愛狗總比愛蝗蟲好,「狗萃」定比「蝗萃」強。

到底是狗比較可愛,還是蝗蟲比較可愛?首先,狗與蝗蟲都會隨地便溺,然而狗隻經過適當訓練後,就會懂得上狗廁所。反觀有些據稱大學畢業的蝗蟲卻大條道理在街上解放,被指責後反會惱羞成怒,大罵旁人厚多士。

其次,狗有「人類的好朋友」之美譽,其忠心誠懇的性格,早已傳頌多時。反觀蝗蟲來港購物,得以購買無毒食品和優質電器,卻將公平的交易行為視作賜恩,常常以為中央不關照香港就會完蛋,又威脅要斷水斷電。小狗受主人點點恩惠銘記於心,蝗蟲反客為主自以為上帝,狗蝗之間高下立見。

最後,不少狗隻雖形為犬類,卻通曉人性,早前所說小狗倍伴已死夥伴之側悲鳴即為一例。而不少人形蝗蟲,對同類做過什麼好事呢?有留意強國新聞的自會了然於心,笑而不語。

可是,就算是這樣的物種為禍香江,我城仍有一群人,愛蝗愛到發哂狂,口口聲聲說要「包容」,生存空間被擠爆了要包容,即使是蝗蟲的糞便也要包容,但當有人寄了「黃金」到府上就立刻報警。當然啦,因為那不是蝗糞嘛;又有些人惟恐蝗蟲來得太少,死也不肯減少自由行來港人數,商人還情願將奶粉尿片預留給蝗客,也不賣予本地媽媽。還有更多愛蝗者,比之不少愛狗人士有過之而無不及。對於這種人,是不是也可以像《環時》一樣,稱之為「蝗萃主義」呢?

不過「蝗萃主義」者與「狗萃主義」者不同的地方在於,「蝗萃」者以利益為著眼點,他們愛蝗,只因蝗蟲能帶給他們不少人民幣;「狗萃」者愛狗,或許是因為狗狗可愛,或者是因為狗狗忠心等等,斷不會說因為狗狗會帶給他們什麼利益才愛狗。如此一來,筆者實在要大力推動「狗萃主義」在香港的實行了,因為這種主義肯定高尚一千倍,一萬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