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泛民被邀北上商談政改,事實證明又被玩弄一次,請你們上去,是因為需要一堆花瓶,以顯示中央「聆聽不同意見」之大度;而各位議員一如以往,成功演繹了這個角色,抵讚。

其實,泛民每次的所謂「談判」,對手都是喬曉陽、王光亞、李飛、張曉明之流,等於學生會主席要求校方改善校政,對方卻派一個小食部阿姐來應付一樣,這到底還是否算是「談判」,大家心知肚明,只是這場戲硬是要做下去,而且做了一年又一年,樂此不疲。

好了,花瓶們收到李飛的最新聖旨是:「公民提名違反《基本法》」、「佔中是違法」這兩個震撼訊息,而泛民又全體站出來作個聲明反對李飛的言論,完!兩邊都做了本份,可以謝幕下台。

至於佔中三子,在這個關鍵時刻,所作的反應竟是舉行「民主登高」這類行為藝術,又說若中央推出有篩選的政改方案,將會剃頭抗議。這樣種種膠行除了貽笑大方,更使佔中陣營士氣進一步受挫。

我明白,當中央正式推出假普選方案時,方為民氣最盛,最適合發動佔中的時機。然而,佔中三子口說如箭在弦,但這一年多以來的時間到底籌備了什麼呢?除了進行電子公投,有沒有認真策劃過佔領中環實質進行地點?有沒有廣泛購置所需物資(如防毒面具)?有沒有長期而持續地開辦非暴力抗爭模式的訓練?據我所知,除了華人民主書院外,並沒有其他機構有做過相關的訓練,縱然是華人民主書院,也沒有將這些訓練課程深化並廣泛推展到民間,讓大眾一起參與,而僅僅限於社運圈中人,這些社運中人一旦在未來的佔中時被警察拉走,餘下沒有受到訓練的市民大眾,又該如何?佔中一方又有沒有積極聯絡法律界,籌組律師團義務為將被檢控的佔中義士進行辯護?

現在說這些其實已無甚意義,因為時間無多,中共即將就會揭開底牌,而底牌是什麼,其實已是公開秘密,到底泛民有沒有認真商議過,當這副人人皆了然於心的底牌揭露時,應作什麼樣的回應?還是一如早前推出三軌方案時,各黨派自圓其說的混亂情況?

如果佔中三子,是真的有良心的話,在這一刻開始,就應該要認真籌備如何佔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