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香港政改所面對的困境及極低氣壓,已經不需筆者多作形容:保皇黨為求超越人數接近八十萬人投票的佔中公投,周融之流急忙推「反佔中」簽名行動和大遊行,連梁特和林鄭也立即跳出來支持;連多名「和平佔中」的「死士」也不停受攻擊甚至恐嚇。短短大半年所發生的事情,已經到了連一本白皮書也不能盡錄的地步。

雖然今年七一遊行的人數打破歷年紀錄,但從港府刻意安排過長的政改諮詢期以消耗民意之下,已難以想像泛民爭取普選的主要行動—「和平佔中」對北京還餘下多少的壓力。加上最近民主黨的態度,令人反問:泛民是否仍會堅持爭取有公提真普選?

眾所週知,「和平佔中」由上年一月提出至今場,佔中三子均十分重視細節和公民的商討,其爭取真普選的決心的確有目共睹。可是佔中提出之今長達年半;即使佔中的發言人不停強調「佔領」是公民抗命,北京卻顯然只著眼「佔領」二字大作文章。結果長期被周融推行日漸強大的『反佔中運動』,不停將「暴力」與「佔中」劃上等號,更透過保皇黨大規模的動員能力舉行簽名和大遊行,成功收集過百萬「簽名」,甚至十一萬人反佔中。配合愛國商會、團體不停強調佔中會「癱瘓」中環,甚至令香港經濟倒退。中共決心對佔中作鬥爭,將一七年未能普選的責任推向港人和佔中的大計,路人皆見。

其實根據今年七一遊行後,學聯於遮打道發起的「學界預演佔中」的經驗,可見主辦者只花了不足半個月作宣傳,加上普遍公民即使只有較少的佔領經驗,已經有近千人在遊行後成功「預演佔中」至早上八點,當中超過五百人因「公民抗命」被「成功」被捕,社會回應又正面,顯示公民社會已日漸壯大。加上政府及北京早已表明公提「不是『主流民意』」而作出否定,佔中公投又顯示大部分市民早已「授權」佔中爭取公提,可見社會其實一早有足夠因素以爭取公提舉行佔中,令政府受到更大的民意壓力。不過事到如今才即將推行,其效果仍有多大,相信各人心中有數。

港人面對北京即將明確否定公提和對提名落閘,各泛民團體又一盤散沙,未能再發起對港府更大壓力的行動爭取公提,加上如果泛民不堅持爭取公提,無疑令本已不明朗的民主運動再添上壓力。而部份泛民甚至顯出「有得入閘已可以」的態度,更會令港人灰心失望。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從民主黨於近八十萬人的佔中公投後仍堅持退出真普聯可見,社會接受泛民今時的分裂局面並非任何人說一句「民主派並沒有分裂的本錢」所可以解決的。可是如泛民除佔中外仍未能主動提出任何爭取公提的行動,部份甚至沒有「背水一戰」的決心去爭取普選時,難怪連政府也可以說:「有票,真係唔要?」無他,因為除了佔中外,泛民仍有其他籌碼為港人爭取有公民提名的真普選嗎?

作者:諾謙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