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駕臨,我傲視,我征服!」(Veni, vidi, vici)

– 尤利烏斯.凱撒  公元前47年

高盧戰爭(Gallic Wars)

記得前一篇同大家提過凱撒向北劍指高盧(Gaul,今法國、比利時、荷蘭、西德),甚至興建大橋橫跨萊茵河(Rhine)攻擊河東的日耳曼人,不經不覺,這場殘酷嘅戰爭已經到了尾聲。凱撒的對手,高盧各部的首領維辛格托里(Vercingetorix)雖然帶領著比羅馬人多嘅高盧戰士勇猛作戰,但始終不敵羅馬人壓倒性嘅兵員質素和科技優勢。到公元前52年,維辛格托里帶著8萬名戰士和佢地親屬退守位於今日法國中部、位於高崗上的阿萊西亞要塞(Alesia),準備跟羅馬軍隊進行殊死一戰。對維辛格托里、對高盧而言,這次是他們的最後機會,因為這場仗的結果將決定歐洲嘅命運,對凱撒亦然。

或許你會問,這個系列所討論的是超級工程,為甚麼無端扯到打仗?先賣個關子,看下去很快就會明白。

1阿萊西亞現址(部分),風景優美的法國鄉郊,好難令人聯想起這裡就是兩千幾年前萬人濺血的戰場

2高盧軍主帥Vercingetorix縱馬馳騁沙場既雄風,圍城戰時30歲。後世法國人封佢做法國民族英雄,並響阿萊西亞現址立碑記念,但實際上佢同凱撒雙方都對平民犯下令人毛骨悚然嘅戰爭罪行

阿萊西亞攻防戰

凱撒帶著大約6萬軍隊兵臨阿萊西亞城下,他望一望個要塞:目標位處一座420米高的石灰岩高地上,而且被兩條河夾住;地勢險要,易守難攻,對他的對手維辛格托里非常有利。如果直接進攻,會對己方造成嚴重的傷亡。咁凱撒會如何解決這個問題?答案好簡單:圍住個城,迫到對方彈盡糧絕,不得不投降為止。但問題黎喇,阿萊西亞並非一個蚊型堡壘,城池面積有1平方公里,而整個山頂則至少2.4平方公里,要將它圍困不讓任何援軍同物資入城,又要防止高盧援兵從後偷襲夾擊,凱撒手頭上嘅兵唔係好夠喎。咁點先可以圍實個城呢?凱撒嘅解決方法充分體現在羅馬式嘅思維,亦都令到這場阿萊西亞攻防戰成為研究羅馬攻城戰戰術嘅經典戰例。

戰場上嘅超級工程

凱撒下令興建一道城牆圍住成座山,截斷任何物資和外援。於是過程中凱撒建造了另一個超級工程,修建一道圍牆圍住阿萊西亞的圍牆嘅結構。首先是一道4米高嘅木柵夯土圍牆,裡面挖開兩條4.5米闊嘅壕溝,其中一條從附近河流引水注滿,裡面就佈滿反步兵同反騎兵的陷阱。這道圍牆到底有多長?根據阿萊西亞地圖估計,面向要塞城池的內牆長15-18公里,圍繞約10平方公里既面積,大約等於起一座圍牆圍住南丫島上下大嘅地方。好喇,今次又黎競猜時間,諸位讀者請估下到底今次凱撒又用左幾多時間興建?

大約3個星期。係,冇錯,凱撒嘅軍隊用大約3個星期就完成圍牆。雖然維辛格托里嘅騎兵知道唔對路,多次出兵騷擾希望延緩建造進度,但羅馬嘅輔助騎兵都將他們驅逐。結果圍牆用了大約20日就告完成,從此阿萊西亞同外界完全切斷,正式成為絕望的孤城。

咪住!維辛格托里又怎會這麼容易認輸?他在外面還有很多高盧援兵,大大話話都有成10到20萬左右既援軍在外,佢地一到,裡外夾擊,被人三文治響中間黎打既就係羅馬軍喇。當然,凱撒自己都預料到對方有這一著,所以他下令響外圍再起多一重圍牆,外牆更利害,長達21公里,而且設有4個騎兵營地。裡面那道牆用來防止城內軍隊逃出及防止物資進入;外牆就用黎防止背面被人偷襲,羅馬軍隊就夾在這道牆中間駐紮。

3凱撒圍牆嘅剖面圖:滴風不漏

羅馬軍隊竟然用左僅僅6個星期,就完成左總長40公里嘅圍牆。40公里有幾長?夠由中環去到深圳!

當援軍到時,只見兩堵圍牆將城緊緊圍困。援軍曾經嘗試找出圍牆最薄弱既地方尋求突破,佢地幾乎成功,但羅馬步騎配合既戰術令到佢地既突破嘗試都以失敗告終。阿萊西亞城內的飢餓已經令人苦不堪言,更令高盧人雪上加霜的是,羅馬軍不斷嘗試採取主動攻勢,動用他們拿手的攻城器械發動可怕嘅攻擊。

 

古羅馬國之利器:扭力弩砲(Torsion catapult)

羅馬軍隊並唔係得步兵同騎兵,佢仲有一種特殊嘅兵種操作同維修各種攻城器械。喺地中海古典世界,羅馬並唔係第一個使用重型攻城器械嘅勢力。早羅馬前好幾百年嘅亞述,就已經有各種攻城鎚投入實戰。後來嘅希臘人喺前5世紀發明左腹弓(Gastraphetes),其實即係弩。佢結構非常複雜,利用棘齒套管方便上弦,可以利用人體嘅重量壓落去開不可能用臂力張開嘅複合強弓。好快,用複合弓(composite bow)儲能嘅腹弓就被威力更大既扭力弩砲(Torsion Catapult)取而代之。扭力弩砲響公元前四世紀中晚期開始投入使用。同普通弩唔同,扭力弩砲利用扭力彈簧(Torsion springs)而非弓儲能,兩束扭曲嘅彈簧(用繩索、女人嘅頭髮、或者牛羊豬嘅筋腱嚟做,當中以筋腱效果最佳)同繫弦既棍取代左弓面,成組儲能系統裝喺結實嘅木框架入面,唔止射程遠威力大,而且可以射出重箭、石彈同更得人驚嘅野,好適合作攻/守城嘅工具。

希臘人繼續改良扭力弩砲,除左加入輔助上弦嘅棘齒同滑輪、瞄準器之外,亦開始用金屬(鐵、銅)加固關鍵受力部分,以增加威力。到了羅馬時代,弩砲嘅發展日益完善,由重型投石車到單兵操作嘅輕弩砲投入使用。凱撒嘅時代,受力部分大量換裝鐵製部件,儲能大增。除了威力大之外,羅馬人吸收左希臘嘅彈道學知識,亦都增加左投石攻擊的精確度。避都冇得避!有句老話叫:「光榮屬於希臘,偉大屬於羅馬」,羅馬人利用希臘嘅知識,將前人的發明推到一個新嘅高度,或者就是羅馬賴以成功的原因之一。而羅馬人對扭力弩砲嘅稱呼Ballista,就成為左日後英語「彈道」Ballistic,「彈道導彈」Ballistic Missile 嘅字根。

4羅馬弩砲復原品。能射出重箭、石彈和火焰球

5希臘人早期用的複合弓張力弩砲(前5世紀或以前),以及單兵操作的複弓,均利用複合弓儲能。圖中所示守城方以此作反進攻武器

6希臘化時代開始大規模換裝嘅扭力弩砲(極重型)
前3-2世紀,希臘化時代嘅超重型扭力弩砲,受力部件開始用金屬片加固,加入滑輪、絞盤和弩臂棘齒降低出力,可以精確射出百公斤重嘅石彈

7凱撒時期嘅羅馬投石兵及設備。上圖顯示羅馬士兵操作輕型(Manuballista)及重型弩砲(Ballista)

高盧戰爭嘅結局

由9月到11月左右,時間入冬,法國中部嘅地方開始下雪。羅馬既重型弩砲不斷射出石彈同重箭轟擊山上既要塞,考古學者更加發現填充油質物料既箭,用來作火攻用途。因為高盧既建築物同城牆多用木建成,試問如何能承受連綿不斷嘅火攻?高盧人嘅武器遠遜於羅馬人,亦沒有扭力弩砲,於是越來越陷於被動;天氣又凍飢寒交逼,城裡面死左好多人,勇猛嘅高盧戰士士氣都已經消磨殆盡。結果維辛格托里喺別無選擇嘅情況下,騎馬出城向凱撒棄下手中嘅兵器投降。阿萊西亞攻防戰結束後,高盧對羅馬既抵抗徹底瓦解,正式成為羅馬其中一個行省。維辛格托里被捉回去羅馬監禁五年,在凱旋式上面遊街示眾,最後喺監獄被羅馬兵勒死處決,結束了傳奇嘅一生。

羅馬人的圍城從九月開始,直到投降持續左大約兩個月。羅馬作者並無掩飾羅馬軍嘅殘暴,以現代角度睇凱撒帳下嘅羅馬軍喺高盧犯下的戰爭罪行簡直就罊竹難書,當中包括屠城、劫掠、姦淫甚至有系統嘅種族清洗,睇完真係聞者傷心。凱撒喺佢自己寫嘅自傳《高盧戰記》(Commentarii de Bello Gallico)入面,自誇喺整場高盧征服戰入面屠殺100萬人,捉了另外100萬人為奴(好可能有誇大成份,但並不足以為羅馬軍暴行開脫),又話如果唔係佢自己嘅兵已經筋疲力盡,阿萊西亞城一個活口都唔會留。另外,阿萊西亞城仲發生左一件令人毛骨悚然嘅事。

 

遙遙對望兩千年之雙城記

看過龍應台《大江大海》嘅讀者,應該對共軍長春圍城戰嘅慘無人道印象深刻。國軍逐平民出城,共軍唔比平民一粒糧食,結果十萬人活生生喺城外到共軍前線嘅無人地帶(no men’s land)餓死。殊不知長春圍城戰,簡直幾乎係兩千年前嘅阿萊西亞圍城戰的翻版,只不過阿萊西亞換左長春,高盧換左中國東北,公元前52年換左公元1948年,維辛格托里換左鄭洞國。當阿萊西亞陷入彈盡糧絕嘅絕境之際,維辛格托里將無戰鬥能力嘅婦孺、傷兵趕出城,以節省物資。但凱撒則堅拒給予呢班高盧人通行同提供任何救援。結果喺法國中部漫天飄雪嘅冬日裡面,大約二萬個高盧女人、細路就這樣活生生餓死在阿萊西亞同凱撒圍牆中間嘅無人地帶。令人驚嘆嘅超級工程背後,是一段利用知識同科技殺人及白骨遍野嘅黑暗發跡史。羅馬文明達到嘅高峰,無辦法掩飾它的殘暴不仁。歷史有時候就是這麼諷刺、戰爭對人性嘅扭曲同殘害,冤冤相報永無休止嘅殺戮,從古至今都一樣。雖然有少少離題,但寫到呢度,我不得不響結束前以一句感慨世間多戰多禍、人心不古嘅悲哀。

因為「人類總要重覆著相同的錯誤。」

The only thing we learn from history is that we learn nothing from history.
–Friedrich Hegel

 

《超級工程:羅馬是怎樣建成的》 第一季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