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法寫明立二十三條国家女全法是香港的義務,而給予特首普選則是中央的義務(當然,公布基本法前,中国於原文特首人選一項中加上「或協商」三字,但念及中央多年來暗示將會給予普選,說是口頭承諾也不為過吧)。

即使普選方案有普選之形(一人一票),卻無普選之實(無不合理門檻,使公民能真正以投票影響政治版圖),假普選仍可成為中央履行承諾的証明,屆時便輪到香港了。2003年的二十三條草案中極多魔鬼細節,如扼殺傳媒自由,以言入罪等;隨著香港GDP於中国GDP的比重越來越小,香港的談判籌碼本已不大;若加上假普選方案,港人將有道義上的責任接受23條,且對23條細節的議價能力將大幅下降,可謂得了23條的害處,卻無普選的好處(因假普選無法賦權予公民政治影響力),枉擔虛名。

不是說假普選一定不能接受,但要考慮23條換來的事物值唔值嗰個價。23條換來取消功能組別,可以考慮;換個假普選,你食埋我嗰份啦。有毒的餌食不能咬,唔抵屌嘅嘢,千祈唔好DE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