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既然接受了自己患病這個現實,既然決定活下去…那麼,應該做點什麼吧?呆在家裡等待也不是辦法。

收拾心情後,久違的理智再次主宰我的行動—沒錯,我需要一個Plan,一個短期的計劃去讓我重新適應這個世界。

沒有後顧,就不能前瞻,在廣告界打滾的日子培養了我任何時候也必須要計算「最壞事態」的習慣。而這個病,最壞的事態,不消說,當然是掛掉領便當吧?(其實對我來說,我認為死前那堆疾病和漫長的折磨才是最痛苦的…)

第一時間,我約了自己的保險經紀見面。這裡我真的不能不讚自己有先見之明,我第一天出去工作時,已經幫自己買好了人壽,危疾,意外四大保險,當然,都是些小額的(我也只是花點錢買個安心而已),那時候很多朋友都笑我杞人憂天,而我只是說:我買了幾百萬的儲蓄人壽,是因為我從小到大,都希望父母能過上安穩的好日子,我現在一切風平浪靜當然是好,但是,天有不測之風雲,誰說得準呢?我努力工作是為了我的家人幸福,而這個目標誰也不能阻止我,就算連死神,都一樣不可以阻止到我!

當年的豪情壯語還是一語成讖,當日被人笑的扔錢落海成了今天的先見之明。

我和保險Agent見面時,說明了自己的時間可能不多,患有重大疾病…由於已經放下了,也終於能笑著跟她交代我的病情,像是訴說著別人的故事似的。我們認識了好幾年,我看著她由在旺角街頭拉客去到現在有自己的一間房,雖然不是常常見面,但還是感情不錯…

聽著聽著,她倒是自己忍不住哭了起來…呃…這是我這升中學以來第一次弄哭女孩子嗎???

過了一會,善良的分區經理終於強忍著淚水,平伏好心情,然後和我逐份保單Review。

首先,人壽方面由於已經買了超過兩年,所以已經不能不受保,她說現在就算是自殺了也可以賠。頓了一頓,想一想,她又再趕緊補上一句:但是我知道你不會的,對不?

危疾方面,挺有趣的,我原先很擔心它會失效(HIV是不受保條約),保險公司會CUT掉我這張單,但是經過再三考究後,發現我仍舊受保,只是不保那些和HIV會引發的危疾(如卡波西肉瘤),但若果我60歲心臟病發要「通波仔」,還是受保的…在知道這消息後,真是喜出望外!!!

不過,若果要買新的醫療保險保單,或是要為自己的保單加注就不可以了…殘念啊…希望三十年後,二、三十萬還是夠住一次醫院吧?

至於意外保單…根本不受影響,反正你有沒有HIV,遇上意外的機率都是一樣,所以也沒有影響。

和經紀交代好後,她送我出門,還是再三叮囑我要好好保重…我心裡想…當初在旺角時被你昆左開單,現在想來,也許真是天意吧?

回到大街上,我打電話給我一位法國人朋友,告訴他:I’m sorry, I’m not marrying you, Hahahaha….

這個可愛的老朋友,在知道我出事後,總是告訴我在法國就算HIV,在各方面的保障都很好,他反正也是單身,就打算送個「戶籍」給我…而方法,就是和我結婚…

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實說,我當初聽到時還真的笑得流眼淚了…首先,我人生第一次「被求婚」可否不要這麼的隨便—那時我們正在某茶餐廳吃飯…這是那門子的求婚了?

幸好的是,我在香港現在起碼也不愁保險,而HIV的治療費用也不高(每次領藥每種都只是$10…),犯不著為了醫療福利而無端端「被結婚」了…

其實,人生真的很美好,尤其是你發現身邊的朋友們為了你可以如此著緊,連結婚都肯了…哈哈…我猜,「人生在世,得一知己死而無憾」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