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報名參加反佔中遊行時,問蛇頭「是咪有三百蚊」,蛇頭特意回覆「比你買水用。」300港幣,買水?買石油都足夠了。蛇頭真的相信這是買水用的嗎?這不是擘大眼講大話是甚麼?

每回看到有人嘴上說著自己也不相信的話,心裹就很替他們悲哀。港鐵發表聲明回應列車不停駛直接撞死誤闖鐵軌的狗狗一事,說「相信狗在鐵軌上很安全」。愛国高官發表文章,說「每個國家都不會選出反對中央政府的地方首長」(很明顯,美國沒有共和黨州長),「每個國家對選舉的參選人都有門檻」(是,針對年齡與罪案記錄--很明顯,美國沒有反對民主黨政見的州長)。范徐麗泰說泛民簽署聲明不會通過違反常識的假普選制,在談判前有既定立場,沒有誠意。跠,那中聯辦說特首要愛国愛港是怎麼一回事?不是立場?范太暗示中聯辦沒有誠意,該當何罪?一生勤勉升職至官場高位,最後還得睜眼說瞎話,好可悲。

如同中共明明想百份百控制港特首人選,還做出一附真誠希望香港有普選的樣子。祢當然可以做任何祢想對香港做的事,反正財大氣粗,形勢比人強嘛。但何必要睜眼說瞎話呢?我的意思是,婊子祢都當了,何必還硬要貞節牌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