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貧委員會公佈港大教授研究的全民退休保障方案,建議設立「全民老年金」,當每個香港人滿六十五歲便可領取三千元的退休金。方案提出後再次引起香港一直以來的爭論,到底香港人退休後的生活是否應由自己負責?現時香港是否適合推行全民退休保障?的確,全民退休保障的概念是值得支持,但討論全民退休保障並不單在於概念,更應該談及現時香港有甚麼政策妨礙其推行。

人口政策令港人擔心

推行全民退休保障計劃第一個疑難,就是以香港人口政策的不合理為主,很多香港人都知道每日有大約一百二十至三十個持單程證的新移民到香港,若推行了全民退休保障,六十五歲以上的新移民是否能取三千元的退休金呢?如果不合符資格,又會否被人指這是「歧視」新移民呢?這些問題相信是一個重要因素,因為現時香港的人口基數並不穩定,當一個地方推行「福利政策」時,必然以一個穩定的人口政策及移民制度為基礎,才使當地人放心其「福利」不會被大量外來者分薄,現今的人口政策使不少港人對全民退休保障計劃卻步,所以改革香港人口政策需包括在全民退休保障計劃之中。

全民退休保障取代強積金

自從政府推行「強積金」政策,「強積金」弊病叢生,繁多的行政費,基金透明度不足等,很多人在退休後發現連保本也做不到,強積金的失敗令大多數港人對政府的退休政策失去信心,傾向重視個人的儲蓄及投資,而且不少人擔心個人供款會因全民退休保障而增加,因為現時政府也沒有很明確指出強積金是否會因全民退休保障而取消。本來生果金,長者生活津貼,強積金等方案都是全民退休保障的先驅,理論上,當推行全民退休保障,強積金已達成其歷史任務,若供款只需給全民退休保障,相信不少港人不會反對,可是現時政府卻沒有回應,又如何能令香港人對全民退休保障有信心呢?還是政府不想得罪因強積金而得益的利益分子呢?

改革稅制,增加收入

現時計劃提出由香港的僱主,僱員,政府三方同時供款,而政府會先撥五百億給種子基金,其後由三方一直供款,令基金越滾越多,但有意見指出基金在約十多年後可能會出現「乾塘」,這樣政府需要撥更多錢,這樣會使政府出現「結構性赤字」,很多評論更會以「錢從何來」為題,指出全民退休保會使政府財赤。這個理據看似合理,但各位讀者知不知道現時的生果金,長者生活津貼等福利也是由政府獨力支持,根據他們的邏輯,生果金,長者生活津貼都不能推行,因為人口老化加劇,政府在長者福利開支也會增加,這樣同樣會導致香港政府出現「結構性赤字」,而反觀現時全民退休保障把「福利政策」的開支由獨力支持分為三方承擔,變相是降低政府在福利開支的壓力。

不過,老人福利開支是只會越來越多,若是害怕「乾塘」,何不改善香港的稅制呢?現時香港實行「累退制」的收稅政策,代表收入越高,稅率卻會降低,如果想增加收入,可以改為「累進制」,以及增加利得稅,一來可以增加政府收入,又可以做到財富再分配,的確是對香港有利。

很多人認為自己的退休生活應該由自己負責,但他們又有否想過很多人的薪金只能應付日常開支,租金貴,物價高,又如何能儲蓄呢?更莫論是投資呢?全民退休保障只是提供一個社會保護網,並不是要實行所謂的「共產」。事實上,若然政府能做到以上的改革,全民退休保障對香港市民並不會有太大的影響,但香港政府現時明顯是沒有心想做好全民退休保障,只是提出一些「口號」,所以各位還是不要抱太大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