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狗慘死港鐵路軌一事,一天下來,儘管各路人馬齊心撰文向港鐵問責,港鐵卻極盡狡辯之能事,堅持拒絕應民眾要求道歉認錯。

正如本報《讓愛與和平佔領港鐵月台》一文中所說,原因無他,因為你根本「吹佢唔漲」。港鐵在香港政府傾斜的政策下壟斷了香港大部份市民的交通選擇,自由市場的「遊戲規則」並不適用於港鐵此例,早前麥記因被揭發採用過期食材,市民尚可自行「罷食」予以「制裁」,除非市民幸運地有別的交通途徑上班下班(香港政府正以「鐵路主導」政策有意識的減少其他交通設施,如巴士減班),否則根本不可能「罷搭」港鐵。是以港鐵在犯此獮天大禍後仍可向向其問責的市民擺臭臉,其有恃無恐態度未令小雷感到驚訝,只對當天月台上職員的鳩做「迎救行動」、和旁觀市民的機械式冷漠態度感到無比嘔心。

事後有有心人和動保團體到事發位置進行路祭,感慨地說道希望唐狗死後能到彩虹橋另一端愉快生活云云。可能小雷是無神論者吧,我不相信有彩虹橋,我不相信唐狗(與及眾多被謀害的生命)在死後能得到生前慘痛遭遇的補償,也不應該期望有超自然力量為我們的過錯補鑊,我們有責任讓唐狗和動物們在世時就得到基本的尊嚴上的保障。

和我們批評支聯會一樣,我們不可能將悼念集會延續至永遠,結果和實際的改變還是重要的。乘著媒體聚焦和市民關注之時,是推動動物權益概念的最佳時機,時間已不在多,香港人有樣教人遺憾的特質,就是他們的記憶力和集中力極其貧弱,所謂推廣概念的最佳時機頂多只有兩個禮拜(或更少),機會過後,也許又要等另一個無辜生命的慘痛遭遇才能喚起他們短暫的關注。

別等了,小雷懇請各位讀者,每天至少向身邊一名親友,討論一下動物權益,一變二,二變四,將力量延伸出去,才有機會改變。

「唐狗慘死事故」也可帶給我們更多廷伸討論,像上面提到的「港鐵壟斷交通」問題,這必然連結的官商勾結問題,再探討,必然又會發現既得利益份子是通過極不公平不公義的選舉才得以壟斷權力,我們日常看到的「事故」只是病徵,都有其更根源更核心的病因。

討論有深度也得同時有廣度,責難港鐵之餘,也得討論和檢討香港有否足夠條件保障動物,像唐狗如此被輾死,在香港根本不犯法,別的如報章上時有報導的殘殺動物案件,即使大部份觸犯「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疑犯也往往因警方舉證不足而獲輕判。我們應修例令動物更受保障嗎?我們應成立動物警察嗎?我們如何有效打擊非法動物繁殖場?我們應禁止買賣貓狗嗎?我們應立例改善農場和街市禽畜異常擠迫的飼養環境嗎?繁此種種問題都值得我們把討論層面推往大眾,讓香港成為更文明的地方,應該是我們的共同目標。


封面圖片來源“高登。時事台"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