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咁的,你身邊,總會見到幾位朋友 Ice Bucket Challenge 。你挑戰我,我就提起冰桶,倒淋自己身上。

你不接受,人家就說你走數 ; 你不回應,人家就叫你找數。明白 Ice Bucket Challenge 的真正意義,不多。什麼 ALS ,什麼霍金也是漸凍人症受害者,不需要知道。香港人知道的,不是香港肌健協會收用了多少捐款幫助患者,而是泛民議員用來挑機高官,instagram 的曬命朋友用作圍威喂,藝人明星也樂此不彼的玩。

問題是,受邀請的,真心會玩嗎? 真的明白背後意義嗎? 非也,參加者的只是「小往大來」,「吸引眼球」。

恕我淺陋,我從未見西人只玩不捐、只捐不玩,或搶捐 ALS,或搶過來叫人玩。他們大多是真心了解詳細才做。東方之珠的市民就開 POST 寫 status 指片,邀請人玩,好不無聊,什至用作「抽水」、「PR」。

看過《請客》的朋友,都深知被邀的人只是吃了別人的嘴軟,最後也是乖乖就範的。

為了面子關係,不好意思不「淋」,為了荷包關係,卻又不最堅持要「捐」,結果是得收手且收手,面子顧全了,荷包仍舊不空。最糟糕的是遇了同道的人,你一走數,人家就放鬆,結果雖然是「求仁得仁」,卻變了啞子吃黃連,心裏有說不出的苦。為了順應「民意」,維護「感情」,參加者由原初的冰水大桶,漸漸轉成暖水加冰、或一匙大水了事。

時而久之,人人只想以小搏大,什至做場龍鳳完事。由維基邀蘇卡片、李卓人邀CY、陳家洛邀張曉明、張融之輩等,漸漸由關心ALS , 到了成為一種遊戲,一種風潮。適時,港府管治山雨欲來,政改普選已到關鍵時刻。泛民一頭開心邀請人淋水,另一邊廂再次北上「又傾又砌」。向著市民爭取真普選、公民提名的泛民議員,背後就跟共匪在分贓的基礎上討論,有商有量。從主流媒體報導中,泛民代表的神閒氣色,到了李飛的發言回應,中間的言詞行間,舉手投足,卻有手段之中有手段,權謀之外有權謀啊!

被請的人,不管真心假意,總是要玩,更要玩得起,才給人覺得我找數了。意猶未盡的,更會邀請其他朋友一齊鳩淋,一齊傾。人們也漸漸只顧虛對偽的面子,身邊的生老病死,是非黑白的觀念模糊了,表達也形式化了。如果一個地方,一個社會,什麼人都叫你「唔好諗,淋住先」的話,你的狗,你的票,你的單位,你的人工給奪了也毫不介意。反正,你只要「己所不欲,必施於人」,你找了數,你得到面子,就是什麼都賺回來。

是嗎,蟲子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