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旨聲明,筆者今晚要和大家說的故事不會令你驚慌尖叫,也不會令你覺得悲傷,但我相信當你看完整個故事後,絕對會令你沉默下來,靜思片刻。究竟故事是講什麼?事不宜遲,我們開始今晚的故事。

首先,你試試回想在孩提時代,你的爸爸媽媽會編織怎樣的故事來叫你不要晚歸?筆者出生於九一年,在那些年代,父母們通常喜歡和夜歸的小孩說︰「再唔返屋企,小心拐子佬來捉左你啊。」。其實這個恫嚇單調和無趣得很,對吧?但如果你是美國的小孩,而碰巧又住在匹茲堡附近,你聽到的故事就會駭人很多。六、七 十年代,美國的父母對孩子會說:「你仲咁夜返屋企,小心撞到無面理查,撕左你塊面落來啊。」究竟他們所指的無臉人,或者叫無臉查理(Charlie No Face)是誰來的?

縱使父母會按照自身的需要調整故事情節,但大致上內容都變化不大。30年代初,有一名叫Charlie 的電機工人在一次維修工程中,不慎跌落電線槽中,過萬伏特的電流瞬間流遍全身,他的臉、他的腦、他的心臟通通被炸成生肉團,一個大好青年霎眼間變成一具黑炭般的屍首,臉龐血肉模糊。. Charlie死後,他的怨魂仍然在四周徘徊。他的臉龐沒有眼珠、沒有鼻子、沒有嘴巴,只佈滿一些奇怪的腫瘤和凹陷的洞穴。由於他是被電流電死,他的身體在黑夜中仍然散發著陰沈的綠光。

Charlie不甘心自己的容貌變得醜陋怪異,他極度妒忌那些擁有白滑臉蛋的小孩。所以每逄晚上,只要看見小孩獨自流連,Charlie就會把他們捉起來,帶到在水渠下的家。它會抓住小孩嫩滑的耳朵,然後大力一扯,把你整張臉皮硬生撕下,再把它貼上自己破爛不堪的臉孔上,而皮開肉綻、骨肉外露的你則被棄置在污水渠中,慢慢等待死亡。

這個故事遠比拐子佬有信服力得多吧?但是,Charlie No Face似乎不甘心只局限於一個嚇小孩的故事,它都想成為一個恐怖的都市傳說。所以,在40年代至80年代初,真的有很多人報告指每逄晚上,在匹茲堡高速公路一帶看見一個面容奇特、發著綠光的男人走過。有的說有時候它甚至會追趕路過的車輛和途人,似乎想捉住他們。有的更說他們偷偷拍下了Charlie No Face的照片。總之,傳言愈傳愈堅,附近的青少年和流浪漢真的不敢獨自在夜間徘徊。

好吧,我們去下一個故事。

在1919年6月18日,住在匹茲堡的Raymond Robinson是一名天真無邪、精靈活潑的八歲小孩。和其他同齡的小孩不同, Raymond膽色過人,不畏高,喜歡左爬右爬。那一天,他和朋友到附近的池塘嬉水暢泳。池塘的上方是一道火車橋,還要是剛換上電路的電力火車。 Raymond和他的朋友看到橋底貼了一個鳥巢、便打賭誰人有勇氣爬上橋底,看看那個鳥巢有沒有鳥蛋。Raymond只是八歲的小孩,小孩就是喜歡出風頭,他當然自告奮勇爬上去啦。

當開始爬上橋樑,離地兩三米時,Raymond突然一個不留神,踏在鐵架上的左腳滑了一下,失足跌倒,由橋上跌下來,面朝向地,跌落在22000伏特的火車電纜上。高壓電流在細小的身軀上瞬間產生猛烈爆炸,八歲的Raymond頓時奄奄一息。

Raymond被送到醫院時,情況仍然危殆。究竟我們應該說幸運還是不幸?在經過醫護人士多番搶救之下,Raymond奇蹟般生存下來。但同時,他失去了眼睛、失去了鼻子,他的嘴巴和耳朵都變得扭曲,身體臉孔佈滿疤痕,容貌好不嚇人。

由於Raymond的容貌實在太過嚇人,他被迫停止上學。至此之後,他一直和家人居住,以製皮革和鞋墊為生。每逄夜深人靜時,Raymond都會拿起拐杖,悄悄溜到高速公路附近的公園,享受寧靜,伸展下筋骨。

但這種情況沒有持續太久,縱使Raymond努力避開車輛和躲藏在陰影之中,仍然偶爾有司機看到Raymond的樣子。那些被Raymond樣子嚇壞的司機向身邊的人說在匹茲堡附近的高速公路住了一隻怪物,而「無臉查理」的傳說也開始廣泛流從。八卦的人們開始聚集在這個小鎮裡,想一睹怪物「無臉查理」的樣子。

那些為了滿足私慾的人們破壞了Raymond僅有的平靜生活。汽車每晚都停泊在高速公路旁,希望拍下「無臉查理」的樣子。有成群結隊的年青人甚至把車駛到Raymond家前,不斷按喇叭,大聲呼叫「我們要查理﹗我們要查理﹗」,好像馬戲團的觀眾般。另外,每天早上,不斷有馬戲團代表、電視台人員上門拜訪Raymond,希望可以加入他們的「畸形秀」。

每天被人們當成怪物看待的Raymond終日鬱鬱寡歡,可以沾上酗酒的壞習慣。每天晚上,他都會在街上飲得醉醺醺,之後四處遊盪。酒後情緒失控的Raymond有時候會忍不住襲擊那些煩擾他的人。但這些酒後失控的行為令Raymond的怪物名稱進一步被渲染,形成一個惡性循環。更有一次,酒醉的Raymond不慎被汽車撞到,躺在路邊,幸好沒有大礙。

人群的騷擾直到1985年6月11日,Raymond在家中病逝享年74歲,才慢慢停止。雖然Raymond已經逝去多年,但 Charlie No Face的傳說一直在美國流傳,人們仍然堅持在匹茲堡的高速公路上,看見一個沒有臉孔、發著綠光的男人徘徊著,閒蕩著…..

10592932_275174946009818_8079595095673640661_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