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賊於黃竹坑訓練學校預演如何鎮壓佔中,異常逼真,叫的口號、唱的歌、講的話,跟社運人士毫無異樣,同樣會「比啲掌聲自己」及唱《海闊天空》。無線編劇真的要好好學習警賊的資料搜集能力。

記者爬到山上拍攝預演情況,被一警賊發現,他隨即以手代槍,作勢向正在拍攝的記者開了幾下空槍。

他應該是以為自己是《Taxi Driver》中的羅拔迪尼路,對著記者說:「Are you talking to me?」;或者在扮演《魔警》中的張家輝,對著遙遠的記者作一聲冷笑。

如果是普通人,這只是一番有童心的行為;但這個人是香港警察,是真的會陀住支炮執行職務的,這個動作就令人膽寒。

藍田警員開槍殺人案仍歷歷在目,警賊一念之間,就可奪人性命,公權力大得可怕,傳媒公眾監察警權,他們就視作針對行為,敵意橫生。

香港特區警察這個團體,正是心理學家Stanley Milgram設計的「監獄實驗」中的一個活生生的事例。警察們在同一團體生活,是一個同心圓,緊密地向核心靠攏,警察的核心,是一個禿頭的阿叔,他的想法,價值觀,都向同心圓源源灌輸,他們自覺手執權力,穿起制服,就有責任除暴安良,維持秩序。只要他們認定,或是上司要他們認定誰是破壞治安的分子,他們就會出手,那怕是用上什麼手段。

在現在這個形勢,警賊非理性地敵視傳媒,敵視「搞事分子」,完全合理。

不過,有些人仍天真地以為警察不是我們的敵人,要感化對方。我想,這些人真的有佛祖割肉餵鷹的精神,不過,不知道當年佛祖餵的那隻是否禿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