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全港都是在討論政改,聚焦的是行政長官的選舉方法。我卻在想,為何我們要寄望於特首?

我們都寄望真正公平公開,一人一票所選的特首,會為香港人發聲,維護一國兩制高度自治。但細心想,香港是中國香港,中國的特別行政區,不是一個國家,這是國際間認知的事實,你再不願意,也得認同。中共(暫時)愈來愈強,只要一天中港關係如是,作為行政長官是不可能不跟北京打交道,不論用甚麼方法選誰當特首,都打不破這關係。我大可以告訴你,2017,不論是「袋住先」或是拉倒,最後都會是689與梁錦松之爭,你今天已經可以想想誰當特首會如何,不用等佔中。你看張曉明直言不怕拉倒,就知道中央對政改,實際上是可有可無,2017的劇本已經有定案。

三權分立才是利劍

我的著眼點反而是立法會的產生辦法,是這次政改中沒有太多討論就輕輕帶過。試想香港有今天立會局面,是受回歸前肥彭的政改搞直選影響,雖然功能組別是立會污點,但泛民只要在直選保住席數,依然可以發揮關鍵的否決權,起監察政府之效。即使令行政立法關係緊張,也只是令事實愈辯愈明,今屆政府正多次霸王硬上,正好成反面教材,示範了立會的重要性。如果泛民可以在立法會中成為大多數,即使是北京欽點特首又如何? 還不是要在三權分立下行政,做不好還有機會遭到彈劾,比起年年道德感召一百幾十萬人上街,來得有法律依據,也沒有水份,更不會像佔中被山寨一個反佔中出來。

應重新聚焦在立法會產生辦法,We Need a Fair Game.

我是認為特首如何選,已經不重要。我們應該重新聚焦在立法會產生辦法,旨在全面直選,不要再讓港豬們認為「因為有功能組別,邊個做議員都做唔到野」。全面推廣代議制度理念,何為人民受權。把天生與中央關係千絲萬縷的特首留在小圈子中,可能更有利於抗劣化,以立法會特顯香港是重制度,講法理,排除人治之地。經過今次政改,我信香港人爭取民主的票,是不會輸於需要金錢動員的統戰。

作者:尼爾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