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我參加咗反佔中保篩選大遊行。(當然,我一早響屋止食咗飯,因為維園附近啲餐廳畀某啲團體book 哂啦)

維園場內有如Peak hour的金鐘地鐵站,烈日下身穿各種制服的人肉互相推擠,而且出口全被封鎖,有如屠宰場;台上嘉賓自HIGH地叫台下群眾一齊嗌口號,可惜冇乜人理佢。我響呢個極嘈嘅屠宰場內企咗足足成一粒半鐘。我估計現場同六四維園集會人數相若,點解維園散場快捷有序,而呢個遊行要罰我地企呢?原來諾大一個維園,佢只開放咗一個,冇錯係一個,出口仔。其他出口被鐵馬封到嚴嚴實實。我大嗌開路,可惜反佔中班工作人員同警察一樣,毫無反應。

漫長嘅等待中,好多老人家頭暈,唔舒服,要出去鐵馬外面嘅世界呼吸下新鮮空氣;佢地有啲被同伴阻止,有啲成功打開缺口,結果後面健康嘅人都魚貫從缺口湧出,展現人民追求自由嘅意志。

我忍唔住同隔離嗰阿伯A吹水:我收左三百蚊喔,你呢?阿伯A話自己無收錢都冇飯食。有位正義阿伯即刻憤怒地話:邊個收左錢?我話畀周融聽!另一位阿伯B就感嘆地講:唉,人地都有張八達通,我地就咩都冇。原來場內存在同工不同酬的情況,我忍唔住好心提醒阿伯A:下次唔好咁蝕章啦,搵間好啲㗎啦!阿伯A回應:咁你咪話比我聽邊間有嘢拎囉!資訊不平等令勞工被剝削,我嘗試打破呢個情境,自覺得做咗件好事。

最後,鐵馬再也阻擋不住人民,遊行群眾開始推撞一處鐵馬,最終成功打開缺口,通往花壇。通往維園大閘的路很艱難,堪比特首候選人要響提委會度出閘:憤怒的工作人員一腳踏上鐵馬喝止人群,卻仍無阻我們彎腰低頭穿過鐵馬,跨過花壇鐵欄,徒手撥開茂盛的葉叢,踏出一條生路。當我終於踏足維園閘外的馬路上時,我深深地感受到,原來每個人,都是生而自由的。

我站在馬路上回首,原來這條短短二十米的路,我竟走了半個小時。望向前方,景象卻使我疑惑:逃出維園的人潮分道揚鏢,一條走往中環方向,另一條就背對而行。我跟隨大隊,原來他們打算兵分兩路,另一條去佔領麥當勞。本來受過期肉品醜聞困擾的M記,此刻卻滿座,不少顧客乃老人家或操普通話人士(純粹描述,無任何暗示),佔中及的反佔中運動解決了M記的公關危機,M記在情在理都應捐錢支持佔領中環運動。

最終,我們同一大群遊行人士一齊搭地鐵去遊行終點──中環。(其實我地目擊有好幾架旅遊巴士車成車著同樣制服嘅遊行人士去中環,唉,我地嘅組織真孤寒!)(我地都有考慮過搭電車,可惜電車軌因遊行之故而被封鎖。遊行人士阻我返工,我唔明點解佢地咁唔理性囉!搞咩都好,最緊要唔好阻我返工!)抵達中環致電蛇頭後,我地至發現原來兩位蛇頭都一早返左屋止!天啊!嗰刻我地極度憤怒!點解當我地呢班勞工辛勤工作換取微博薪酬時,資本家就可以安坐家中數錢?更何況,有傳聞指遊行津貼最高可至500蚊,難免令我地懷疑有部份津貼畀蛇頭落左格!赤裸裸的剝削!

我地懷著夾雜憤怒、受騙、委屈的心情,響周融「XX同鄉會,比個LIKE自己!」(呢句咁熟口面嘅?)嘅呼聲中,步行回地鐵站。一份被人刻扣的津貼(同埋一件免費制服),真係買得起我呢三粒鐘嘅受罪(同車費同響M記的消費)咩?如果時光可以倒流,我一定會……揀出500蚊個個團體

PS:我會收到買水津貼,不過啲津貼夠我買60枝水,我驚會水中毒;所以我決定捐呢筆錢俾無國界醫生,可以提供足足6位小朋友1日所需嘅乾淨食水。

螢幕快照 2014-08-17 下午07.08.46

PS 2:原來同佢地一齊行真係好羞恥……早知戴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