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個受感染卻又未開始服藥的病患者,HIV怎樣影響著我的生活呢?

首先,我對數字變得很敏感—我的CD4是242,病毒數量是80,000。這數據是什麼意思呢?

CD4是你的白血球數量(T-Cell),是用來抵抗疾病,抑制病菌的東西,你和我身上都有,正常人在500-800左右,而HIV演變成AIDS(愛滋病)的其中一個Key indicator,就是CD4低於200。

病毒數量是80,000不算太多,這個數據越大,我的CD4會下降得越快,而AIDS患者,病毒數量超過數十萬也絕非罕見。
而有定時服藥的朋友,病毒水平很多時候都是50以下,甚至測不出來(當然,測不出來不等於康復哦!),而CD4會逐步回升,一段時間後,就會上升至500以上,甚至更高。

 

hiv-timecourse
Hiv-timecourse

好了,說回我的情況,大概是說好,也不是好,說壞,也未至於那麼糟糕,起碼,我發現得早,這只是HIV,還未惡化為AIDS…

但是我的生活有什麼轉變呢?

其實轉變挺多的,但是最大最大的,是我上班現在都是乘的士(計程車)為主了。主要原因是我的家附近有一座大型醫院,所有大型交通工具,在我早上上班時,總是擠滿了各種病患,由於巴士是空調不能開窗戶,又由於那些可惡的傢伙打噴嚏,咳嗽時不掩口,又不戴口罩,所以我真的不能夠和他們同乘一架車,對於他們來說,只是傷風感冒,但是他們的傷風感冒來到242的CD4我身上可是會變得很強悍啊…弄不好,這些傢伙其中有一個是個曾使用抗生素卻又不按時服藥,帶有特級惡菌的傢伙,我還真的多謝他不少,萬一病菌惡化為肺炎腦炎,隨時還可以來個家屬謝禮。

老實說,其實也挺氣人的,我就是這麼努力地希望自己不感染別人,偏偏就有一些白癡隨意散播傷風感冒,你就是貪圖自己一點的小方便,一點的舒適就拿別人的安全來開玩笑嗎?(抱歉,我承認我會將傷風感冒卻不戴口罩的患者和有了HIV卻和別人不用套的患者有著近似的反感,我知道這樣是不對,也是不好的,可是啊,我也只是一個普通人啊…我也會生氣,我也會有陰影的啊…)

所以,我現在很少在繁忙時間乘搭密封式的交通工具,在港島區我會乘叮叮,其他地方,能行的話都用步行,不能就再考慮的士或小巴(小巴可以開窗戶)。若果真的沒有辦法,只好戴著口罩到地鐵站去了。

有點麻煩吧?沒辦法,你不能旨望別人去保護你,你有責任去保護自己。

而值得一提的是,我這一年內,沒有被傳染了任何疾病,唯一被傳染的,也只是HIV而已(這也說得太輕描淡寫了吧?!!!)

所以,在開始服藥,在我的CD4回到正常水平以前,我也會繼續這種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