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12010434368

韓寒—大陸新世代作家中最耀眼的一個,爭議纏身,年紀輕輕已出版了暢銷小說《三重門》、高中成績太差而退學、多次筆戰炒作、在博客上諷刺中國時事、曾被譽為「當代魯迅」(儘管筆者並不認同)、「意見領袖」、「公共知識分子」,後又陷入代筆醜聞……單單是他的人生,已是一齣戲。現在,他終於也要執起導演筒,拍一套自己的電影了,這似乎是華文作家的最終歸宿,台灣有九把刀、香港代表有十九才子、中國的郭敬明已拍到《小時代》第三集了,而韓寒在這時候也交出了《後會無期》。

奇怪的是港澳都沒有上映這套戲,以韓寒的名氣沒這個道理。是因為兩地連被文化入侵的資格都失去了嗎?不過本文只談電影,不多加猜測了,或許稍後還是會上映的。

故事的結構是典型青春公路片,三個年青人住在大陸最東端的東極島,戇直的教師江河(陳柏霖飾)要到中國最西邊的地方上任。個性剛烈衝動,想在家鄉幹一番大事業卻終又被家鄉放逐的馬浩漢,和他一起長大,有些低能的胡生,坐上浩漢買回來卻在家鄉駕不了的車子,向「西天」出發。途中他們遇上三個女孩、一個追逐衛星的男子,和一條狗。

故事脈落就是這樣簡單,只是戲中反覆穿插韓寒式笑點和金句,只要是韓寒作品的讀者該不會感到陌生,主題也是在販賣青春叛逆:浩漢出走家鄉,把家一把火燒了,順道也把鄰居的家也給炸了;一路向西也是為了見兩個青梅竹馬的女孩,江河偶遇「妓女」蘇米,萬分思念,那張寫上她電話的卡片,他想扔進馬桶沖走,卻怎也沖不掉。

馬浩漢和江河,都是典型的單純年輕人,遇上騙子集團,仍真心相信對方;把錢貼在車窗上,結果整塊車窗被偷走了;路上遇上個截順風車的,隨便就讓他上車……這全都不符合我們心目中「地獄鬼國」人的形象。可是青春嘛,總有信任世界是美好的天真時刻。

整個故事,給予我的信息都是零碎的,像韓寒文章風格一樣,大家最關注戲中的金句和笑點,至於這電影所想告訴我們的,則人人解讀不同。大陸網站隨便找找已有成千上萬的影評和解構,我就不在此斑門弄斧了,只是我很同意韓寒的一句話,這電影是「各取所需」,「如果你單純想看一些搞笑的劇情,它能滿足你;想要一點憂傷的,它也能滿足你;但是你真的想看一些更深的東西,相信安靜下來慢慢看,也能夠滿足你。」

戲裡的情緒屬悲喜交集,但於我是悲大於喜的,或許是我性格悲觀的大一點的原因吧。戲中也有很濃厚向周星馳版《西遊記》致敬的味道,從故事大綱、電影配樂、人物對白,以至那種悲喜各半,人世間無奈的氛圍,都毫不掩飾這種傾向,看來星爺這作品對中國人的影響實在太巨大了。

說到電影配樂,小林武史實在做得太好了,將整部戲的層次大大提升,脫去了大陸電影的土味,也就更合文青和偽文青如我的胃口;至於「中國香港」人邓紫棋所唱的主題曲,老實說,除去我對她的偏見,這首歌確實是唱得不錯的,也很配合戲的主題,更證明她其實真的不需要「鳩叫」來取悅聽眾。

故事走到終點,大家各走各路,想幹一番大事業的,和沒心情向上爬的,各得到與意願相反的結局,我不再劇透了,有興趣的自己去看吧。

早在北上觀影之前,我已經深知,自己早已脫離看韓寒文章的年紀了,就是韓寒本人,也早已像戲中被遺棄的胡生一樣,擺脫了那個年少輕狂的他了,成家立室,生兒育女,已沒有談論中國政治很久。這點我理解,但亦難過。

所以我決定了在看過這套電影之後,就跟這位我曾經結緣,曾經心中暗暗崇拜的一位作家道別了。

就像《後會無期》的主角一樣,到了終點,總要分離,而以後不會再見。